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快穿之瘋回路轉> 第一百四十八章蘿莉妹妹太猖狂(28)

第一百四十八章蘿莉妹妹太猖狂(28)

    什么都沒問出來,還惹得一身騷,笑梓風氣呼呼地冷哼一聲。

    討厭的兩個家伙,居然背著她,偷偷摸摸聯盟!

    不行,她的妹妹,怎容其他人染指?

    笑梓風一臉嫌棄地推開管勤,觍著臉湊到喬詩寒面前賣萌。

    可愛地鼓著臉頰,笑梓風面如桃花地盯著喬詩寒:“喬喬,告訴我一下下,液體里到底有什么秘訣,我保證,絕不會往外說!

    人的好奇心就像一只貓,不停在心口撓啊撓,非常想知道事情經過,容不得一丁點秘密。

    心癢癢得,正是應了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喬喬~”

    見喬喬還是不理她,笑梓風不管不顧地抱住她手臂,親昵地呼喊。

    “惡心不惡心,松…嘔~!”

    喉嚨發癢,胃腸道似有不舒服,胃氣上涌,一股酸水由下至上,喬詩寒扭頭看地,噗得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鮮血似有問題,只聽得刺啦刺啦的聲音,好似涼水入熱油。

    落日余暉映照在地面,長又寬的柏油路黃澄澄一片,遠遠觀望,又溫馨又閃耀。

    高大又宏偉的建筑仿佛樹立在天邊,森嚴又威武。

    喬詩寒腳不挨地飄在建筑物半空,眼神流露出疑惑和不解。

    這是哪?

    她為什么會在這!

    “老喬,還有最后一方磚,干完下班吃飯!

    “好的,老板!

    中年男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抬頭看了眼壘高的磚頭,沉默地點點頭。

    父親?

    喬詩寒一臉驚訝地看向埋頭苦干,身上灰撲撲的父親,低頭看向戴在手腕上的手表。

    下午一點,父親還沒吃飯嗎?

    欺人太甚,不行,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她得替父親討回公道。

    父親性格老實,不和他們計較,但他們也不能欺負過火!

    原來父親在工地的工作竟是如此辛苦和疲憊,她去勸勸父親,若是太累就不干了。

    “爸,吃……”

    嘭~

    一聲巨響,仿佛原子彈爆炸。

    喬詩寒仿若被雷劈中,呆愣在原地,嬌俏的小臉還縈繞著甜甜笑意,眨眼間,笑意卻像是糊在臉上,漸漸消退。

    高大宏偉的建筑仿佛是豆腐渣,瞬間崩塌。

    正直中午吃飯時間,其他人都在吃飯,父親卻獨被老板欺負,還在拉磚。

    巨大的鋼管從樓上落下,不偏不倚砸在父親頭上,鮮血涌出,侵占她的眼球。

    視野之內,血色遍布,她的世界瞬間鮮血淋漓。

    剎那,四肢僵硬,心跳驟停,滾燙的鮮血從父親頭上潺潺不斷涌出,喬詩寒呆滯的眼神突然恢復幾分精神。

    父親,父親……

    慌張又無措地跑到父親身邊,喬詩寒雙膝跪地,淚水漣漣,眼睛通紅地看向躺在地上,咿呀咿呀的父親,本能地伸手想捂住往外流的鮮血。

    別,不要!

    手指碰到鮮血的溫度,喬詩寒瑟縮地收回手指,趕忙從口袋拿出手機,打急救電話。

    心仿佛已經跳出,又驚又恐,害怕和擔憂齊齊聚集在胸口。

    淚水一滴又一滴,豆大的淚水滴在地上,不一會兒小水坑形成。

    喬詩寒滿臉淚水地看向意識模糊的父親,不斷地安撫:“爸爸,不要怕,急救車已在路上,你要堅持!

    不要有事,父親福大命大,一定不會有事!

    不知是痛還是神經跳動,喬父嘴巴咕噥,沾滿血的手在空中揮舞。

    “爸,你想說什么?先別說話,保持體力,保持清醒,千萬不要睡過去!”

    “沒事,不會有事,你說過我是幸運的姑娘,你一定不舍得離開我,對嗎?”

    “爸,不要拋下我,堅持,堅持下去!”

    “我愛你,爸爸。為了我,不要放棄!

    “爸爸……”

    一聲又一聲的哭泣哀嚎,喬詩寒跪在地上,來來往往的工人自動被她忽視,此時此刻,她的世界在崩塌,一切都在毀滅。

    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想父親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感受到父親皮膚的溫度越來越涼,呼出的氣體越來越淺,喬詩寒一臉痛苦地捶打自己。

    是她的錯,她為什么沒有及時阻止父親。

    為什么?

    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喬詩寒,你父親已經死了,他的脈搏,呼吸,心跳全部都已經停止,你救不了他!

    瘋狂地推搡著男子,喬詩寒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抱住喬父滿是血的手,大聲吼道:“胡說,你胡說,爸爸不可能死,他不可能死!

    “別掙扎,也不要自欺欺人。你不是已經感受到冰涼的溫度。他死了,永遠的死了!

    “不可能,你騙我,滾,滾開!

    “喬詩寒,你真可悲,是你害死自己的父親。是你每日的花銷讓他無力承擔,不得不在工地拉磚,是你,你才是罪魁禍首!

    “啊啊啊,我不是,不是我,我沒有………”

    “看,你是多么懦弱和膽小,明明是你造成一切罪惡,卻還說自己什么都沒做,真惡心呢!”

    “不要說,滾開!滾~”

    “怎么?要讓我閉嘴嗎?自己做的事為什么不敢承認。喬詩寒,是你,你是導致一切的罪魁禍首,你害死了他,是你!”

    “啊啊!”

    心臟被刺痛,軟肋被捏住,喬詩寒痛苦不堪地在地上翻滾,不停叫嚷狂吼。

    她沒有,不是她!

    瞥見喬詩寒痛哭流涕的模樣,男子歡悅地上揚唇角。

    魚,上鉤了!

    微微彎下腰,男子拉近和喬詩寒的距離,溫熱的呼吸打在她耳畔,小聲低喃:“喬詩寒,你想救你的父親嗎?臣服我,把你的心交給我,把你的靈魂交付給我,我讓你父親活下來,怎么樣?”

    “你真的可以救活我爸爸嗎?”眼睛泛紅,如兔子一般,喬詩寒緊緊抓住男子衣袖,難以置信地問道。

    他能救活父親嗎?

    父親還有救嗎?

    如果他能救活父親,她愿意付出一切代價!

    “當然,我從不騙人,也從不說謊。喬詩寒,把你的心和靈魂交給我,我替你完成心愿!

    “我……”

    喬詩寒一臉激動的想要回答,突然空間一陣動蕩,橫在她面前的尸體慢慢消失。

    驚恐地伸手想要抓住,卻什么也沒能抓住。

    空間還在動蕩,喬詩寒東倒西歪,眼神惶恐地看向男子。

    “可惡,壞我好事!”

    男子歪歪斜斜地挪動腳步,突然仰頭看向天空,幽深的眸綻放出銳利的光芒,咬牙切齒地吐露幾個字。

    他費盡心思設局,眼看就要收取美味的靈魂,想不到竟然有人從中作梗。

    可惡!

    “喬詩寒,答應我,快說,你答應簽下契約,快說!”

    “我……”

    喬詩寒瑟縮地盯著男子猙獰的臉,害怕地后退,不安地呶動嘴巴,卻說不出一個字。

    她不愿,不愿意!

    腦海的思緒瘋狂跳動,支持她同意,但話到嘴邊卻又像是被禁言,吞沒在空氣中。

    “破!”

    凝滯的氣氛僵持不下,一聲厲喝讓夢境開始破碎。

    男子眼睛憎惡地盯著喬詩寒,憤怒地揮了揮衣袖,在夢境破碎之前離開。

    嘩啦啦,夢境完全破碎,喬詩寒嚶嚀著從桌上醒來。

    她好像做了不太好的夢?

    夢里很吵,也很悲傷,她似乎又夢見了父親!

    父親是不是責怪她,是不是不原諒她?

    后背突然有些冷,喬詩寒提了提大衣披在肩膀!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