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此人不在我之下> 103、華箏不老實

103、華箏不老實

    夜黑風高,正是偷雞摸狗的時候。

    魏昆不是偷雞摸狗,卻像偷走一個人。

    原著中,李萍死于非命,用來要挾郭靖臣服當了鐵木真的刀下亡魂。

    如今郭靖還沒有暫露頭角,名聲不大,只是身為鐵木真的金刀駙馬而已。但是魏昆卻不敢保證鐵木真會如何對待李萍,會不會放走對方。

    所以他沒有正大光明的上門,反而潛伏了過來,不想打草驚蛇。

    先開帳篷的簾子,看了看里面的人在沉睡。只是魏昆皺了皺眉,竟然聽到兩個呼吸聲。

    “難道是華箏?”

    魏昆有推測,自己卻沒有進去讓黃蓉先過去看看。不管是不是華箏,李萍確實是女子,萬一對方喜歡裸睡什么的,自己又進去豈不是很尷尬?

    火折子閃了閃,有了些燈光。

    黃蓉彎著腰走進去,還沒到跟前就驚動了對方。一個身影速度飛快的從腦袋下抽出了彎刀,白光一閃切向了黃蓉的脖子。

    “呀,竟然沒睡著!

    黃蓉小小吃驚,玉手飛快的點在對方手腕,一絲內力爆發那彎刀頓時摔落地面。

    她快速的一腳踩住,借著燈光一看竟然是一個年輕姑娘,黃蓉微微一呆問道:“郭夫人不在嗎?”

    魏昆看了過去,總感覺這個稱呼有點別扭。

    “喊伯母!

    他提醒道。

    黃蓉嘴角撇了撇,不情愿的重新喊:“李伯母在不在?”

    雖然是問,卻看向了剛剛醒過來的婦人。同時嘴里接著說:“我們是郭靖的朋友,伯母你別緊張!

    “靖兒!”

    那婦人微微一呆隨即精神過來,刷的一下坐起身拍了拍面前年輕女子的肩膀:“華箏,是靖兒的朋友。他們是漢人,你別慌!

    “我才沒有慌,!

    李萍笑著搖了搖頭,曲著腿往外挪,一邊看著黃蓉問:“姑娘,靖兒他讓你們來的?”

    黃蓉點了點頭:“郭靖說讓我們接你回中原,伯母你趕緊收拾一下跟我們走吧!

    “這……”

    李萍猶豫起來,目光懷疑的看著黃蓉。黃蓉那還不知道對方不相信自己,卻也懶得解釋,她本來就不想過來這里。

    正要在催出,卻見魏昆走了過來沒好氣的拍了她一下:“我來!

    黃蓉嘟著嘴站到一邊。

    魏昆笑了笑:“伯母,我姓魏,叫魏昆。小時候被父母拋棄,然后被楊鐵心楊大叔收養,這才能長大成人!

    “賢弟他還活著?”

    看著激動的李萍,魏昆點頭笑道:“當然活著,不僅如此,包惜弱嬸嬸也被我找了回來!

    “弟妹也活著、”李萍激動的熱淚盈眶:“好,好,好啊,一家人都活著……”

    魏昆接著說:“伯母,郭靖與楊大叔就呆在一起,想接您回去享受天倫之樂。您看……”

    “靖兒他有心了!

    李萍很開心,身為中原人,當然想要回到故土。只是,卻為難的看了看華箏。魏昆也看了過去,一時間有些頭疼。

    這女人也算是一個癡情的女子,只是可惜喜歡上了郭靖。

    華箏也意思到了什么:“郭靖呢,他為什么沒有回來?還有,他不想娶我了?”

    “這個,我真不知道。不過姑娘若是想嫁給他,可以跟我們回去!

    魏昆沒有多管閑事,郭靖若是想娶就娶唄,跟自己沒啥關系。

    “那我也去。你等等,我跟阿爹說一聲!

    “不行!

    魏昆攔住了她,看著華箏疑惑的目光,魏昆遲疑一下解釋:“鐵木真雄心勃勃,凈吞天下,早晚要對我們中原動手,我不想跟他見面。

    你若是想走,留下書信我帶你去。

    你若是通知鐵木真,那只能對不起了!

    華箏一怔微微皺眉,潔白的臉頰閃過一絲不悅。不過她倒是沒有說什么,雖然身為公主,在這草原之上無人敢對她不敬,魏昆說的話讓她很不爽。但是華箏不傻,魏昆若是此時真的對自己做什么,李萍恐怕攔不住。

    心中動了動,華箏點了點頭:“我跟你走,不通知阿爹!

    “那就趕緊收拾,我們連夜走!

    李萍聽到這話沒有多問,趕緊收拾了起來。至于華箏當著魏昆的面就穿戴起來,雖然身上有厚厚的衣服,魏昆還是扭過頭去不去看。

    片刻兩人收拾妥當,李萍沒有大包小包的打包,只是肩膀上挎著一個小包裹看起來很輕便。這樣的舉動讓魏昆很有好感,這女人果然不凡。

    雖然沒有太多知識,沒有讀過書,但是卻是一個明白道理的。

    不像后世那些女人,出個門包里放的瓶瓶罐罐的一大堆,美其名曰給男人長臉。

    話說男人沒本事靠你這樣的長臉嗎?

    有本事的男人又看不上你這樣的。

    純碎是矯情。

    華箏也干脆利索,腰間垮了一個彎刀,留下書信放在桌子上就跟魏昆走出了帳篷。

    “你們先跟我來,馬匹有些遠,要走一段距離!

    李萍和華箏默不作聲,很是配合的跟著魏昆往前走。等到來到魏坤的帳篷處,天色已經隱隱放明。

    他不敢遲疑,幾人騎上馬就往外跑。馬蹄裹了棉布,減輕了噪音。等到拋出了部落范圍,天色已經大亮,魏昆又放開了棉布這才策馬奔騰起來。

    一路狂奔時近中午,遠遠的離開了部落范圍尋找到一處水源休息,吃點肉干。

    “蒙古太強大了,鯨吞天下,不說金國自身難保,就連中原也早晚會遭殃。伯母,帶你回去時我的提議,郭靖絕不會想要看到中原和蒙古交戰,到時候您身處蒙古會有巨大的危險。

    相信我不說,您在這里也能看到。那些西域小國的下場是什么,男人殺光,女人抓走生孩子。

    動不動就屠城,屠滅一個族群。這樣的蒙古鐵騎如果南下,那中原就是一場浩劫!

    魏昆帶著李萍走到一邊,輕輕開口解釋,免得李萍心中有芥蒂。到底是以后要生活在一起的長輩,如對自己有意見的話,魏昆雖然可以無視,但是終究會不舒坦。

    有些事,還是說開了好。

    李萍不傻,能一個人將郭靖養大,可見她的聰明才智。

    僅僅是轉念一想就明白了魏昆的意思,忍不住臉色一變嘆息一聲:“我早就知道,大汗雄才大略,小時候又吃盡了苦頭。他又如何會放著中原的花花世界不管,去遠征西域?恐怕是時機未到罷了!

    “您明白就好!蔽豪ニ闪丝跉猓骸安,那是鐵木真還沒摸清楚我們中原的底氣,等他滅了金國就會知道,中原軟弱可欺!

    “難道就不能阻止?”

    李萍有些難過,對草原還是有感情的,但是對漢人的感情更深。

    魏昆搖了搖頭:“一代雄主,在她眼中要么臣服,要么毀滅。這樣的人如何阻攔?除非他死了!

    李萍一驚抬起頭,看著魏昆冰冷的側臉忍不住心中發涼。她嘴唇顫抖了幾下,即使見識不反卻也難以想象那種事情。

    “孩子,你可別做傻事!

    李萍忍不住勸說,拉住魏昆的胳膊拍了拍:“我們平頭百姓的,能盡一份心意就好,可千萬別搭上自己!

    “伯母放心,我不傻。吃好了我們接著趕路,先把你們送回去再說!

    他微微瞇眼看了看身后的天空,天空遠處兩個黑點若隱若現。嘴角勾了勾,魏昆目光微冷。

    華箏看起來并不老實。

    重新騎上快馬,魏昆帶領三人接著趕路。因為來過一次,魏昆記性又好自然不會走錯路。緊趕慢趕,一天疲憊,晚上的時候又開始休息。

    就這樣趕路了十幾天,隱隱約約能感受到中原的氣息,魏昆才松了口氣。

    當天夜里,尋找到水源洗了個澡,與黃蓉好好的快活了一場。最后摟著黃蓉不斷抖動的嬌軀,魏昆小聲說道:“蓉兒,明天你帶她們回去中原,別亂跑直接去神雕谷交給穆大叔!

    “昆哥哥,你呢?”黃蓉傻傻笑著,還沉溺在余韻中不可自拔。

    魏昆心疼的撓了撓她的長發:“我回去殺個人!

    感受到黃蓉的緊張,魏昆哈哈一笑:“你別擔心,我的實力你知道,不會出事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