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武俠仙俠>神武仙蹤> 第兩千九百三十八章 煉化

第兩千九百三十八章 煉化

    “給我煉化!

    玉女峰巔,葉辰的低吼,從未有一日停歇。

    自開煉那日起,已有三年了。

    三年來,他未下過玉女峰,頭發已花白,氣血也萎靡,嘴邊的胡茬奇長,只那眸光,刻著不滅的信念。

    三年了,他依舊未煉化斷劍和小碎片,不止他累,連混沌火與混沌雷,都累的暗淡不堪。

    “葉辰,莫煉了!

    南冥玉漱她們,幾乎每日都上來,幾乎每日都來勸阻,再這般煉下去,必會傷及道根。

    然,葉辰的回應,都是疲憊的笑,眸中的堅定,那是執念,正如三年前他上峰巔時那般,不將其煉化,便不會下山,找不到誅仙劍,也只能這般卑微的報復。

    眾女無奈,只得抬手,為葉辰補充真元,可是,耗費的精力,卻非一兩日就能補回的,與其說葉辰執念,倒不如說他魔怔。

    執念太深,會成魔障。

    還是寧靜的夜,葉辰未下山。

    老樹下,眾女都在,看的于心不忍。

    三年了,葉辰太瘋狂了。

    三年了,葉凡和葉靈,都未回過家,一個在星空浪蕩,一個在誅仙鎮化凡,她們曾去看過,看一次心疼一次,特別是對小葉靈,三年來不知遭了多少辱罵。

    但,她們不敢參與,那是葉靈該走的路,一旦參與,便是害了葉靈,那份愧疚,太難償還。

    她們看的到,葉辰自也看的到,正因看的到,才越發瘋狂。

    “你丫的,瘋了吧!”

    山腳下,謝云仰著頭大罵,熊二和司徒南他們也一樣,也是日日都來,日日都罵,沒這般煉的,不等煉化斷劍和小碎片,自個就會先倒下,三年哪!足撐了三年,這是玩兒命!

    沒錯,葉辰是在玩兒命的,不信煉不化斷劍,縱有不滅的印記、不滅的意志,也要將其煉到毀滅。

    對誅仙劍的恨與怒,便是他執念的源泉。

    “硬,真特么硬!

    小猿皇曾來過幾回,瞧見斷劍和小碎片安在,每一次都唏噓,一尊半步大成的圣體,催動混沌火與混沌雷,日夜不停歇,足煉了三年之久,都未能煉化,縱是極道帝兵,也該顫一下了,可事實,就是這般扯淡。

    莫說他們,強如帝姬與劍神,都心境駭然了,這誅仙劍的級別,究竟有多高,未免太強悍了,真要大帝親至,才能將其煉化?

    搞不好,至尊來了,也未必能行。

    第四年,葉辰吐血了,但堅韌的身軀,未曾倒下。

    第六年,凌霄寶殿嗡動,若曦、楚萱、楚靈,又一次返老還童,守護在那的人王,已然習慣了。

    第七年,縹緲老道引帝劫,葬滅成灰,那一日,太陰之體和太陽之體,哭成了淚人,太多人慟哭。

    第八年,龍五與男永生體,迎來了最后一戰。

    龍五勝了,三魂合一,戰的險些身死道消,生死之際,逆開血繼限界,贏了永生體。

    那一日,永生體解了永生契約,龍五接回了東方玉靈,三日后,便融了記憶仙光。

    夜里,東方玉靈哽咽聲,響滿恒岳。

    第九年,一聲嗡動,傳遍中州。

    天虛,解封了。

    為此,諸天的老輩,一日間齊聚,堵在天虛門口,正兒八經的罵了三天三夜。

    也不知是聽不下去了,還是有其他緣由,第四日,天虛便又自封了。

    就這,老家伙們依舊罵的很歡實。

    到了,都沒見天虛有回應。

    第十年,無淚城反常規顯化,并非在星空,而是在域面,恰逢位面之子路過,不知為啥,就打起來了,把曦辰一頓好揍。

    至今,位面之子還在樹上掛著呢?

    這一年,不知多少人來了大楚,不知多少人聚在了恒岳宗外。

    去看玉女峰巔,葉辰還在。

    自當年上玉女峰,已有十年了,那尊蓋世的戰神,已蒼老不堪,臉上再無半點血色,站都站不穩了,眸中哪還有瞳孔,已被縱橫的血絲遮蓋,本該生靈力磅礴的荒古圣體,如今咋看都像一具干尸,如病入膏肓的人,已形銷骨立,時刻都有可能倒下。

    “速速罷手!

    玄皇一聲冷哼,頗具長輩威嚴,是以皇者的身份說,也是以岳父的身份說,身為巔峰準帝,看的更清,葉辰的道根,已至崩潰邊緣了,再硬抗下去,千年的功偉,會一朝蕩盡。

    葉辰不語,依舊在煉。

    “找死不成!

    第四神將喝道,聲如雷震。

    可惜,還是無回應。

    “小子,有話好好說!

    “再不停手,老子要罵娘了!

    “新得珍藏版,要不?”

    眾多老家伙,你一言我一語,或大罵、或恐嚇、或忽悠,如審犯人,威逼利誘,好話歹語整了一大堆。

    諸天好不容易出一尊半步大成,若折在這里,那才扯淡,要死也死在戰場不是?起碼得拼死一尊帝,在煉化的路上栽了,圣體的先輩,棺材板都會壓不住的。

    “葉辰,放手吧!”

    姬凝霜她們,已在山巔,語氣已有哭腔。

    十年了,葉辰已真正到極限了,過了今日,或許便是萬劫不復,再想重頭來,或許要等下個輪回了。

    “信我!

    葉辰的話,再無音色,沙啞不堪,疲憊到連眼皮都眨不動了,只眸中的堅定之色,還閃著不滅的光。

    混沌火與混沌雷不語,烈火燃燒,雷電撕裂,徒有其形,已無其威。

    葉辰撐了十年,它們也撐了十年;葉辰道根將毀,它們集聚的本源,也瀕臨崩潰,可它們未罷手,只要葉辰不說話,便一路作伴,最不濟,從頭再來嘛!不是人修,難得瘋狂一回。

    虛空,人王從天而降,揣著手,來回的踱步。

    “珍藏版,要不?”

    “曦辰被揍了,無淚干的!

    “歇歇,找地兒聊聊!

    這貨,也是個話嘮,自落下后,嘴就沒閑著,只要葉辰能罷手,他**滿大街跑也不介意的,若能救下葉辰,還要啥臉,要臉沒吊用。

    尷尬的是,葉辰啥反應都沒。

    “如此,你這是逼我用強了!

    人王深吸一口氣,當即捋起了衣袖,要強行制止了,萬事通的戰五渣,關鍵時刻,還是很靠譜的。

    咔嚓!

    然,他方才上前,還未等插手,便聞一道清脆的碎裂聲。

    此聲,雖輕微,卻聽的滿天滿地滿山的人,都眸光一亮,確定未聽錯,那的確是碎裂聲,傳自那斷劍,也傳自那小碎片,竟在寸寸碎裂。

    “煉化了?”

    “真行!”

    成片的老家伙,登上了玉女峰巔,烏泱泱的,連姬凝霜她們,都被擠下去了,一雙雙老眸,綻放著極為璀璨的目光,死死盯著斷劍和小碎片,其上不滅的印記與意志,竟在崩潰,將它們煉到毀滅,剩下的就好辦了。

    “干得漂亮!

    人王笑了,激動的要跳起,跳是指定跳不起了,人忒多,沒落腳的地兒,跳上去,未必落得下來。

    他伸了手,貼在了葉辰后背,灌輸著精元,神將、皇者、圣尊、帝姬、劍神他們,也都伸了手,或灌輸真元,或灌輸本源,給葉辰以力量的供給。

    實則,葉辰需要的,是精力,十年的歲月,已耗到了枯竭。

    “哎,關鍵時刻,還得俺出馬!

    小靈娃如一道流光,從天而來,落在了月皇肩頭,肉呼呼的小手,還特別不老實,摸了摸月皇臉頰,惹得月皇和千殤月都一陣臉黑,你個小兔崽子,誰都敢摸,你是要上天哪!

    “有出息!

    眾多老不正經的,眼神兒就意味深長了,大楚這么多人才,就看好這小東西,本是霸王龍,偏偏變成小人兒,粉嘟嘟的,肉呼呼的,到處吃人豆腐,誰漂亮就往誰哪湊,可不管你是啥個輩分,也不管你是啥個身份,先摸了再說,好似已成他的專業。

    為此,他老子霸王龍皇和二大爺暴龍皇,沒少挨揍,找不著小靈娃,便拿他們開刀,子債父還,也是說得通的,有個坑爹貨的,整的兩大龍皇,好多年都沒敢再露頭的。

    小靈娃無視所有人,小手已伸進褲.襠,拿出了一方寶盒,雖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