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鄉村神級兵王> 第911章 敲門的人

第911章 敲門的人

    到底買不買?血忍一時猶豫不決。最后,還是在蘇木的笑聲中,加上售票員和后面排隊買票人的抱怨聲中,一咬牙,還是買了!

    既然是明天早上的票,那晚上最起碼找個旅館休息吧?但血忍卻想多了,居然決定在候車室過夜。

    蘇木心里苦笑,這血忍還真特么二。要是能逃,還管特么是酒店還是候車室?秀逗了!不過也無所謂,自己睡覺就行!所以,來到候車室后,靠在椅子上就開始睡。

    血忍呢?雖然現在蘇木穴道已經讓他封住,但他可是怕這到手的鴨子跑了,萬一有人將蘇木給抱走也不一定,所以,晃著腦袋似睡非睡的時刻警惕著!

    這場面,倒像是血忍給蘇木當守衛一樣!

    ……

    一覺醒來,很是舒服,蘇木看了下墻上掛著的時鐘,都已經七點半了,再看看一旁還在搖晃著腦袋的血忍,鄙視的就是一笑。

    “蘇木跑啦!”

    噌!

    血忍聽到喊聲,那反應速度,簡直沒誰了!一躍而起,手中的紙牌都握在了手中,四處觀望著。

    蘇木差點笑噴。

    “你特么再亂說,老子還點了你的啞穴!”

    “不是,兄弟,我是叫你起床!

    “幾點了?”

    “七點半!”

    “我擦!”

    血忍又是扛起蘇木就去找檢票口。

    和在機場時一樣,這樣的場景當然引起人們的注意。紛紛評論著。

    在檢票口的時候,檢票員還詢問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說明白可不能上車!

    “我的弟弟天生癱瘓!”

    血忍的這個理由差點沒讓蘇木張嘴去咬他……

    還算順利的入站,然后又是上車,本來就人多,扛著蘇木的血忍爬上爬下的也是很累,加上昨晚上根本沒怎么睡,這體力可消耗的夠大的。

    但功夫不負有心人,血忍還是堅持了下來。終于,來到了軟臥車廂,將蘇木放在床上以后,血忍也是順勢撲了下去。

    蘇木可不干了,大叫著自己不好男人這一口,讓血忍滾開。

    老子特么那不是累的嘛?誰特么好男風?

    血忍氣的踹了蘇木一腳,隨后又躺在另一張床上休息。

    軟臥的這個包廂,一共四個床位。但為了不被人打攪,這次,全部被血忍給包了。將門鎖上,謝絕一切來訪,專心在房間里面看著蘇木……

    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晚上。

    血忍確實中毒了,也正如梅三姑所說,是救世主為了防止他變心而讓他吃的。每個月的農歷十五,確切的說,應該是晚上八點,功力會自動降下一級,而且必須運功專心修煉,一個晚上都得如此,要不然,功力永遠也不會回來。

    早早的吃過了晚飯,到了八點鐘的時候。血忍就開始準備修煉了,本想將蘇木的啞穴繼續點上,但看到蘇木熟睡的樣子,也沒必要將他給吵醒,萬一惹惱了這小子“嗚嗚”的叫個不停,可也別想修煉了。

    盤坐在床位上,雙手攤于膝蓋,閉上眼睛,將功力運氣,慢慢的在丹田里面運轉。

    另一邊的蘇木,看似熟睡,但卻在暗地里動作著。

    之前在世外桃源蘇家武學閣任管事的時候,總管事蘇海為了提升蘇木的實力,變相的讓他手抄武學典籍,而《破穴移位》的心法就是破解穴位被點住的一種武學。

    以前沒遇到過被點住穴位的時候,所以,蘇木也沒有太過于修煉。還好有著過目不忘的本領,白天的時候就將這個心法從腦海中調出來,加以揣摩。到了晚上,也差不多將其給揣摩明白。

    還不算晚,趁著血忍修煉的時候,蘇木也開始通過丹田的那股氣力在不停的運作著……

    九點鐘的時候,蘇木長舒一口氣,額頭上的汗珠也是順臉流下來。心里很是竊喜,因為那道坎終于被突破,也預示著他將身上所有的穴道都已經解開。

    咚咚咚……

    敲門的聲音響起。

    聽到這聲音,蘇木的嘴角上偷偷的揚起一絲耐人詢問的笑意。

    正在運功修煉的血忍氣的不要命,扯著嗓子就是吼了出來:“滾!”

    “嘿!”外面敲門的人不樂意了,“我買了票了,怎么不讓進去?還罵人,有病吧你?”

    “這個房間的床位都被老子包了,你特么看看你的票!”

    血忍吼著解釋。

    “我擦!”外面的人也是恍然大悟,“還真特么看錯了,不好意思!”

    隨后,離開的腳步聲響起。

    血忍又是臭罵了一句,繼續修煉。

    咚咚咚……

    又是敲門的聲音響起。

    蘇木心里再次暗笑。

    “又特么誰?”血忍大吼。

    “嘿,哥們,還是我!”

    “我擦!”

    “別激動!”外面的人說完,好像是將頭貼在了門上,又是小聲的說道:“兄弟,你們包了整個房間,一定是在里面賭博吧?嘿嘿,我好這口,讓我進來唄,說不定我還能參與呢!”

    “滾!”

    “麻蛋的,兇什么兇?”外面人不樂意了,“快點開門,不然老子敲個不停!”

    “你特么不會找別人玩去?非得到我們房間里面看干嘛?”正在“熟睡”的蘇木都被氣醒了,沒等血忍發話,便是一聲大吼。

    不錯,還算有點良心!

    血忍心里得意。

    “不是,兄弟,主要是我們那個房間里面的人沒帶撲克,現在嚴打,列車上都不讓賣,所以也就玩不成咯?快點放我進去過過癮!”

    “我數到三,你特么要是不走,老子……”

    血忍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蘇木打斷:“我說忍哥啊,這特么就不能忍了?為了我們能夠順利的到底目的地,不忍也得忍!你不是玩紙牌的嘛?將你身上帶的給他點唄!”

    “給毛線啊,老子的紙牌可是……”血忍差點說吐露嘴,反應過來后,趕緊咽下去,“老子就特么不給,怎么著吧?”

    “怎么著?我去……”

    血忍的話可是讓外面那人給聽見了,氣的踹了一下門:“沒見過你這樣的。不讓我進,又不給我牌,好,很好,那咱們就熬著,你們也甭想玩好!麻蛋的,剛剛就惹了一頓子火,現在老子就找你們撒氣來了!”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