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086章 超度

第086章 超度

    拿出那根不知為何物,也不知做什么用的棍子,那亡魂立馬跪了下去?磥硭鼘κ稚线@玩意兒真的挺恐懼,但那亡魂除了嘰里呱啦之外貌似無法溝通,問不出個所以然。查文斌決定還是送它一程算了,便念了個口訣,再次回到真實世界,那團白色影子還在原地跪著。

    拿出辟邪鈴和一些香紙,簡單作一場法事對于他來講,也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對于這個千年亡魂,查文斌采取了另外一種比較傳統的方式,讓它洗去人間的塵埃。

    先是祭出一炷香來,插在地上,奏告盟天地四府,大奏上帝申牒真司,申奏四值玉文功窗,預奏文牒告盟天地東岳圣帝宮,東極妙嚴宮,北陰酆都宮,地府十王宮,及年月日時四值功窗。

    念叨完后,查文斌取出無根水,朝著那團白色影子的位置彈了一點,右手辟邪鈴一搖,果然那影子就跟著過來了,跪在查文斌的跟前,反而顯得越發稀薄了。

    他又從乾坤袋里掏出一小把茶葉和米,細細地撒在亡魂的周邊,這叫什么呢?解洗。就是指你可以放心地走了,我給你解脫了人世間的關聯,洗去了這邊的塵埃。

    對于這樣一個可憐的亡魂,為何死后還是對這柄杖子如此畏懼,查文斌又嘆了一口氣,拿著辟邪鈴繞著那團影子轉了三圈,然后念了一句:“頒降太上拔亡生天勅赦,赦拔亡人生前罪孽!边@叫脫罪,讓這人死后脫離生前的過失誤節,解除平日所積之罪懲,不把身前的舊賬帶入輪回。具體有哪些呢?一般來說有三災四煞、五虛六耗、七傷八難,及九厄十纏等。

    辦完這些,查文斌又取出一個小碗,往里面倒上些清水,放置在亡魂跟前,再次點上一炷香來,掏出半塊玉米餅擱在跟前,又從兜里摸出七枚銅錢,“叮咚”一聲,銅錢盡數落入碗中,濺起點點水花。查文斌口中念道:“金錢落水解冤節,流年月障皆可拋!”

    “轟”的一聲,查文斌手中的一枚符紙已經燃燒起來,不等符紙落地,查文斌又用七星劍一挑,帶著還未燒完的符紙在那亡魂的頭頂轉了一圈,此時符紙也剛好燃盡。接著,查文斌又“噌”的一聲把寶劍立在自己跟前,然后虔誠地跪下,雙手合十,道:“上請三清道祖,迎上界高真,下接請下界閻君,啓請五方五老上帝,護其亡魂,早日輪回!”這三清閻羅大伙兒都是明白的,五老上帝就是指東方青帝青靈始老九炁天君、西方白帝皓靈皇老七炁天君、南方赤帝丹靈真老三炁天君、北方黑帝五靈玄老五炁天君、中央黃帝玄靈黃老一炁天君!

    說完,他重重地磕了個響頭,再次起身,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泥土,以表示尊敬,口中朝著亡魂念道:“去吧!”

    接著那亡魂的身影就開始越來越薄,直到消失不見。這一段法事查文斌算是做完了。至于它進入地界以后會怎樣,就看自己的造化了。查文斌拾起地上那半塊玉米餅,吹去上面的灰塵,又重新放進了包里,不知道這會不會讓三足蟾對他心生鄙視。

    要是往日,他也絕不會跟鬼神去搶這個貢品,不過眼下就剩下這最后半張餅了,還得靠它撐一段時間呢,所以他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在道家超度時,為什么要擺下貢品,孝敬神鬼呢?

    其實這也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給鬼吃的,因為鬼道里饑餓的多,它們缺少飲食,所以要布施飲食,請它們吃飯。還有一部分呢,就是孝敬陰差,這也算是一種賄賂吧,有錢能使鬼推磨就是這個道理。

    還有一個呢,就是燒紙錢,這也是一種請客,燒紙是財布施。為它們念咒,又叫作法布施,一次真正超度的法事,總不外乎財、法、無畏這三種布施。

    布施的效果能不能被亡魂和陰差所接受,這就完全看那個主持法事的道士,這個道士如果有能耐,手中的家伙事都是真的,那效果就大;沒有什么能耐的,就完全依照規矩去做,念念咒,畫畫符,那效果就小一點。

    譬如說貢品,桌子上總共就那么三個饅頭,怎么夠這些神鬼吃呢?尤其像查文斌這樣就剩下了半塊玉米餅,還談什么請客?不過他還是有辦法的,就是變。怎么變?心里變!

    這就是道士的本事了。你要明白這個道理,不可見的一切東西都能隨著自己的念頭所變化,心真誠,法力大,半塊玉米餅就能變出十塊餅放在跟前。境界確實是隨著念頭在轉,如果道士能做到心隨念動,確實能夠令這些無形的鬼神都得到足夠的貢品。

    每一個道士都不一樣,他的心念力量的大小,決定了這些貢品的多少。我們自己雖然是凡夫俗子,也不是不能做,如果誠心誠意地做,也會有效果。誠心,即念咒的時候誠心去念,沒有一點雜念,這樣的咒才有效。

    這就跟道士畫符一樣,畫符的整個過程中都不能起雜念,只要起了一點點雜念,符就不靈了。所以符咒往往很多人都會畫,照葫蘆畫瓢嘛,但是畫好的符不見得靈,而查文斌的一道符下去立馬見效,這就是本事。

    處理完這場小法事,查文斌摸摸三足蟾的腦袋說道:“伙計,你給我領的好地方,咱們繼續趕路?”不過對于這一行,查文斌還真收獲挺大,單單說手上多了的這六根滅魂釘,這可是一等一的除鬼冥器,遇上哪個不長眼的出來搗亂,只需要一根,足以讓它魂飛魄散。不過這等兇惡至極的東西,查文斌還是打算帶回去給何老做做研究。

    再往前走,就出現了一道大門,一道用青銅澆鑄的大門!上面刻著用鬼篆描繪的幾段文字,很像一對符紙被貼在了這個通道之中,不過這其中的內容連他這個道士也讀不出來,像已經失傳了的鬼篆。不過這種東西在這兒出現,多半是沒什么好事的?戳丝磁赃叺娜泱,那家伙表現得就像跟自己無關一樣,還是那副天然呆的表情。既然它沒叫,應該沒什么大事吧,查文斌心想。

    查文斌試著用力地推了一把,而大門卻紋絲不動?粗矍斑@東西,他總覺得哪里不對勁。這種門多半會出現在哪里呢?對了,墓道!古人修建墳墓,多半會搞出一條墓道來,為了防止那些盜墓賊進去,多半會在墓室頂上用各種方式加固,讓你無從下手,然后在抬進棺材的位置放一道大門,從里面關閉,而外面的人永遠都不可能打開,留在里面的那幾個人就做了陪葬。而這道門也就永遠地隔絕了外界與主墓室的聯系。

    查文斌心想:難不成自己進了一座大墓?看樣子這玩意兒還真不是用蠻力就行的,查文斌看著那蛤蟆說道:“伙計,你也看見了,這回是真到頭了,就算你上去也是推不動的,咱還是回去吧!闭f完,轉身要走?赡歉蝮∶偷厮Τ龃笊囝^,朝他背上一卷。查文斌只覺得一個東西被抽了出來,用手一摸,那杖子不見了!轉頭一看,正在那三足蟾的嘴邊叼著呢。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