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087章 鑰匙

第087章 鑰匙

    三足蟾用舌頭卷著那杖子朝著青銅門使勁一扔,“咚”的一聲,那杖子掉到了地上,然后,它又挪了挪身子看著查文斌。

    查文斌被它這莫名其妙的舉動弄糊涂了,拾起杖子對三足蟾道:“伙計,你這是要干嗎?發脾氣了?”說著就轉身打算回去了,可那三足蟾身子一挪,擋住了查文斌的去路。

    “你還不愿意讓我走了是吧?可是你也看見了,沒辦法,被堵著了啊,這門幾千斤重,怎么弄得開?”查文斌看著跟前這個大家伙,耐心地解釋道。

    三足蟾自顧自地走到那青銅門前,用舌頭朝著那門“咚咚咚”的連敲了三下,然后退到查文斌的身邊,對他“咕呱”叫了一聲。

    雖然查文斌聽不懂這蛤蟆到底在說什么,但是這一路走來,他明白眼前這個家伙絕對是通人性的,還十分聰明,它的這種反常舉動一定是有要表達的意思。

    還在思考著的時候,那蛤蟆舌頭一卷,查文斌手中的杖子再次被它拿了去,又被重新扔向了那青銅大門。查文斌不得不再次跑了過去。還未等他撿起杖子,“咚咚咚”,又是連續三下,那大舌頭再次砸到了大門,而這一次查文斌發現,這三足蟾前后兩次用舌頭點的位置居然是同一個!

    三足蟾的舌頭上具有黏液,查文斌很輕易地就找到了那三個點,青銅門上有三處地方濕漉漉的,用手一摸,那股清涼的感覺立馬傳來。而這三個點恰好成了一個“品”字形。更讓查文斌意外的是每個點上都有一個特殊的符號,這些符號他見過,正和手中這杖子頂端雕刻的一樣,分別是魚、鳥和箭。

    查文斌發現門上的三個符號都被隱藏在了鬼篆之中,要說一眼就能看出來還真不容易,難不成這門和手中的杖子有關?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查文斌先從左下角的那只鳥開始。

    這是一只象形鳥,從雕刻的手法來看,雖然不是那么栩栩如生,但也有尾巴、有翅膀。要是它真有什么特別的,就是和附近的青銅顏色略有不同,偏黃,但是夾雜在這么巨大的一堵門上,若不是被這三足蟾特意地給點了出來,還真發現不了。

    查文斌用手輕輕摸過,并沒有什么很特別的感覺,這只是一只巴掌大小的青銅鳥,越是這種時刻他知道越是不能浮躁,索性閉上眼睛去感受。

    這只鳥的雕刻似乎刻意用了一個圓形,整個身子恰好處在一個比較規則的圓中,放下手掌,查文斌恰好捏住了那杖子,心頭一動,對了,這個圓的大小似乎和手中這杖子的粗細是一致的。再次聯想到那三足蟾幾次三番的動作,把杖子都丟向了青銅門,他的心中多了一個詞匯:鑰匙!

    “如果這杖子真是鑰匙,那總得有鑰匙孔!”查文斌對著三足蟾自言自語著?赡抢闲殖嗽谀莾汗闹约旱亩亲,就是盯著那青銅門。

    查文斌心想,難道說這門真的有鑰匙孔,只是自己看不見?這杖子的頭部分別也刻著魚、鳥和箭頭,管它呢,我就當作沒有鑰匙孔試試。

    查文斌索性拿起那杖子,就準備往那門上的鳥戳去,想想不對勁,又轉動了手上的杖子,使得那只鳥朝上,對著青銅門上就杵了過去。要說這有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出人意料,這青銅門看似堅不可摧,可查文斌卻覺得此刻手中的杖子根本是戳在了豆腐上。當那杖子的半截沒入青銅門的時候,突然傳來“咔嚓”一聲。

    在這古老的地下世界,千百年來,青銅門終于發出了它的第一聲聲響,宣告著有人觸動了它的內心深處,機械而沉悶的這一聲也讓查文斌愣在了當場。明明是扇堅固的青銅門,怎么這杖子就這么輕而易舉地插了進去?

    只輕輕一用力,杖子就被他拔了出來,而青銅門上則留下了一個黑漆漆的窟窿,窟窿的邊緣是一些類似金箔的東西。查文斌順手一撕,那東西就被扯了下來。

    查文斌看著手中的東西,那上面還刻畫著鳥的頭部。他終于明白了,原來這只鳥不過是一個后天加工貼上去堵著這洞眼的,其實材料本身并不厚實,只是用了一層薄薄的青銅片,然后用金箔貼在外面封住了本來的洞眼。剛才自己用力一戳,這層阻隔就被輕而易舉地擊穿了。

    找到了第一個鑰匙孔,那么接下來的兩個都已經被那三足蟾點出,要做的不過是重復剛才的動作,查文斌很是興奮,對于這種未知世界的探索,每個人心中那種好奇的心態都會被激發出來,他也不例外。

    他回頭朝著那三足蟾“嘿嘿”一笑,豎起大拇指,稱贊它的聰明,轉而走向右下角,這里是一條魚。查文斌用手指量了一下,果然,大小跟剛才那只鳥相差無幾,也是處在一個圓中。

    這心中有了譜,辦事自然就快了。他舉起杖子,把上面那條魚的圖案朝上放著,對準目標,杵了進去,跟剛才一樣,不費吹灰之力,“咔嚓”一聲傳來,這個機關也被打開了!

    查文斌退了幾步,看著那青銅門,現在就剩下那最后一個了,這個位置處在門的最頂端,看樣子是兩扇門連接的地方刻著一支箭頭,古代人需要狩獵,所以這武器的好壞往往就決定了收獲。所以箭頭被放在頂上,也是好理解的,誰能用武器飽填肚子誰就能生存,誰能用武器統一部落,誰就能當首領?墒沁@個箭頭的高度足足有兩米多,查文斌試著跳了幾次都夠不著,而腳下也沒個墊著的東西,這可怎么辦?

    就在他四下尋找墊腳石的時候,把目光落在了三足蟾的身上,他“嘿嘿”一笑,朝著那蛤蟆走了過去,一手摸著它的鼻子,一手指著那最頂端的箭頭說道:“伙計,你看,那兒實在是太高了,你看能不能委屈一下,讓我騎在你背上?”

    三足蟾對于他的這番對話,完全不為所動,只是站在原地。查文斌摸摸自己的頭,兩手一攤:“既然這樣,我也沒辦法了,只好先出去了!闭f完,就假裝要走,想著就一個轉身,走了幾步。果然,后面那三足蟾見他真的走了,馬上“咕呱”一聲叫起來,查文斌停下身子扭頭一看,那蛤蟆極不情愿地挪著自己笨重的身子朝著青銅門走去,在門口把身子一低,像是在等待查文斌。

    查文斌笑嘻嘻地走過去,拍拍它的鼻尖說道:“這才是好搭檔嘛!”就準備一個翻身騎上去,但一眼看到三足蟾背上的疙瘩,他又不敢上去了,因為自己可是親眼見尸蠶王是怎么死在這疙瘩上的,不過最后,查文斌還是拍拍它的鼻尖,說:“把腦袋低點!

    三足蟾那對大眼珠斜了一下,估計是想你這人還真不客氣,我好歹也是一靈獸,就這樣被你騎在頭上,那還有面子嗎?

    不過不情愿歸不情愿,它還是配合了,看來這洞中的東西,對這只三足蟾的誘惑力真不是一般的大。

    有人騎過馬,有人騎過駱駝,但古往今來,騎蛤蟆的查文斌恐怕算是第一人了。他一個翻身,騎上了三足蟾的腦袋,雖然有點光溜溜的,但還是比較穩的。三足蟾慢慢抬起頭,這時它那水牛般的身材優勢立馬就體現出來了,查文斌已經能夠得著那箭頭標志了,心想就看這最后一下了。

    帶著對這門后面世界的期待,查文斌舉起手中的杖子,用力地朝著最后一個點杵去……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