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106章 偏枯之魚

第106章 偏枯之魚

    當查文斌還沉浸在退敵勝利的喜悅中時,花白胡子卻猶如看見神靈一般,俯首貼地,恭敬地對著玉棺三叩九拜。玉棺之中不時傳來“啪啪啪”的敲擊聲,水花四濺。

    第一個發現的是老王,他正準備喊花白胡子出去,卻一眼看見玉棺之中隱隱有東西在翻動著,連忙拉扯著查文斌示意他有情況。

    忽然一陣柔和的風就在這谷底刮開來,吹到臉上,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那種異香隨之再次充滿了每個鼻孔,讓人有一種微醉的感覺。

    “娘娘和王復活啦!”花白胡子一邊磕頭一邊重復著說道。

    查文斌一馬當先,幾步躥過,還未到達玉棺之時,只見一條碩大的魚尾在棺中翹起,不等他前行,“啪”的一聲,水花一濺,一條通體銀白的巨大花鰱從玉棺中騰空而去,直落入地,身子隨即湮沒在水流之中,眼看就要被卷入臺階之下。

    魚干成魚了?在查文斌的世界觀里,魂魄可以借尸還魂,那也得是建立在尸首保存完好的狀態下,可這明明是一條魚干,剛才就怎么在自己眼皮底下活過來了?正在那兒驚訝呢,突然裂縫處一個黑影直閃而下,一對碩大的翅膀張開足足有四米,眼前一陣颶風隨即吹來,只聽一聲鳴叫,一只通體漆黑,有著利爪和彎曲的喙,身形碩大的鳥兒直撲水中。

    驀然,那鳥兒再次騰空而起的時候,雙爪之上赫然提著一條大花鰱!

    “是魚老鴰!”這玩意兒查文斌不僅認得,自己還養過,就是那種被馴化了可以幫漁民抓魚的鳥兒,有的地方管它叫魚鷹,是捕魚的能手,只是體型也就比鴨子大不了多少。眼前這一只,看它那體格,別說抓魚,抓頭肥豬怕都沒有任何問題,正撲閃著翅膀,停在空中,爪下的花鰱不停地擺動著自己的身子,可卻被那老鴰的爪子死死鉗住。

    魚老鴰一聲嘶吼,彎下自己那尖尖的鉤形鳥嘴,只一叼,就咬住了花鰱的腦袋,脖子向上一甩,那條大魚就跟風箏一般被它高高拋起,大嘴一張,那魚就徑直被它吞了下去!

    花白胡子一把搶過老王的五四式,舉槍就要打,這只大鳥竟然吃了他的“娘娘”,那還了得!“砰”的一聲槍響,也不知打沒打中,那老鴰猛地一閃翅膀直接撲向花白胡子,一雙鋒利的巨爪就沖著他的腦袋瓜子抓下去!

    說時遲那時快,查文斌見情況不對,立馬沖過去,一把抱住花白胡子打了個滾閃到一邊,老鴰的雙爪在石臺上留下幾道長長的爪印,隨即再次盤旋到了空中,不再進攻,只是看著腳下這群奇怪的人類。

    見識到這只大鳥的兇悍之后,花白胡子也不敢輕舉妄動,剛才要不是查文斌,他的天靈蓋估計這會兒已經沒了。不過對于“娘娘”被吃一事,他是打定了主意要干掉這只鳥了,又再次舉起那把五四式,準備再來一槍。

    查文斌見狀,立馬按住他的手:“姜兄,不要輕舉妄動!今天這事,我大概已經有些明白了,本以為這只是一段神話,沒想到卻真有此事,是不是你口中的‘娘娘’在下確實不知道,但關于這門法術,我門中卻有過記載!

    查文斌繼續說道:“當年我師祖據說費盡畢生心血,研究這死而復生之法未能大成,終究沒能逃過生死輪回,只留下草草幾句,當中就提到了‘偏枯之魚,當風道北來,天大水泉之時,可以復蘇’……”

    正說著呢,那老鴰方向一轉,箭一般直沖谷頂,“砰”的一聲,頭骨碎裂的聲音隨即傳來。老鴰的身子就跟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直落而下!芭椤钡囊宦,不偏不倚,剛好落在了玉棺之中。

    剛剛還威風八面的老鴰,居然選擇了自殺!這太讓他們難以理解了,這變化也太快了,一群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還未來得及回味,“叮咚、叮咚”,一陣清脆的銅鈴聲悠然地從這山谷間傳來,剛開始時只是零星的幾聲,漸漸地鈴聲逐漸響成了一片,整座蘄封山都被這深邃而悅耳的銅鈴撞擊聲所覆蓋。連這會兒正在地下洞穴里穿梭的望月一木都聽見了,誰都沒看見鈴,卻只聽見聲。

    當遠古的樂章被重新演繹時,屬于那個時代的電影會拉開帷幕嗎?

    “叮當”一聲,這一聲他們聽得清楚,就在自己身邊,四下尋找,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查文斌的身上,這鈴聲就是從他身上發出的!遠處悠然的鈴聲還在繼續,可那畢竟看不見,可自己身邊……一摸腰間,一直隨身攜帶的辟邪鈴在微微顫動著,查文斌趕緊取下鈴鐺,果然!它一直在抖動著,不時發出清脆的碰撞聲!這絕對沒有人動過它!這枚鈴鐺是祖傳的,跟了自己這么多年,還沒出過這種狀況,今兒個居然自己響起來了!

    看著手中那枚鈴鐺不停地動著,查文斌嘴中蹦出兩個字來:“招魂?”

    “誰在招魂?”老王怎么聽這鈴聲都覺得十分不舒服,趕緊問道。

    查文斌回道:“人之有魂,本乎天氣,輕圓飛揚而親乎上。與陰魄相守,則常存不去;若生神生意以外馳,則滑亂紛紜而不守身中,所謂魂升于天魄降于地而死也,以意存神,以神斂魄,使之凝定融合于魄中,則其飛揚之機息,而自然靜存也。順之則生人生物,逆之則成仙!若萬鈴驟起,地府門開!”

    他頓了頓接著說道:“我不知道是誰在招魂,但如果有人能將魂魄與‘天氣’或‘水’同一,則他就不再有飛馳升降,也不再有生死存亡,必須借助其他外物,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附體存活,剛才那條大魚也就是姜兄說的娘娘恐怕就是依靠這個辦法。不過是誰在招魂現在都不重要了,我想馬上就該來了……”

    地上的水都已消退,這個地方不能再待了,查文斌當機立斷地喊道:“全部出去,再晚一步,可能就得留在這兒了!”

    一聲令下,眾人匆忙從石臺上跳下,爭先恐后地往繩索的方向跑去,卓雄第一個上去,因為他攀爬的速度夠快,第二個是老王,他那笨重的身子哪里爬得了這地方?只是身下的查文斌不停地催著,他不得不使出吃奶的勁來。

    查文斌腰間的鈴鐺響的頻率越來越頻繁了,查文斌回頭瞄了一眼,見那臺階出口處隱約間有些影子在晃動。卓雄上去后無奈地解開了橫肉臉的繩子,而橫肉臉因為被算計了,心里正窩著火,兩人差點就交上手了。好在這時卓雄喊了聲:“救人要緊!”橫肉臉倒是個識大局的人,力氣也大,跟卓雄兩人硬生生地就把老王給提了上去。

    接下來上去的是超子,就在超子往上爬的時候,查文斌笑著看了一眼花白胡子,說道:“姜兄既然懂得鬼道,那我們的身后此刻已經有多少鬼了?”

    花白胡子也微微一笑:“不下三百!”

    “為什么要這樣做,你完全可以等我們出去了再動手的!”查文斌依然帶著微笑說道。

    花白胡子顯然沒料到查文斌會這樣說,臉色一變:“我還是低估你了,查文斌,果然有幾分本事!”

    查文斌拿起手中的辟邪鈴,猛地一搖,“叮當叮當”,花白胡子大駭,喊道:“你要干嗎?”

    “既然你要讓他活,我就給你加把勁!哈哈,蜀門鬼道,你不知我們是同源不同宗嗎!你懂的,我未必就不懂!”

    等超子爬到頂端,正準備喊查文斌爬上來,低頭一看,哪里還有他倆的人影!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