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187章 鬧兇

第187章 鬧兇

    三人上到二層墓道,又得重新等那九宮八卦復原位,三人又耽誤了會兒才重新爬出那個出口。

    “外面的空氣真好!边@是超子探出腦袋后說的第一句話,緊接著他那永遠處于興奮狀態的男高音響起,“老王,大塊頭,我們出來啦!”

    最后的“啦”字在空蕩蕩的地下空間里來回飄蕩。要擱以前,老王那招牌式的笑聲就該響起了,可今兒倒好,沒半點兒動靜。超子趕緊把頭往下一探:好家伙,老王正躺在一片已經干涸的血跡中,那大半個臉都是紅的。

    超子急忙朝著洞里喊了聲:“老王出事了!”說完就抓住登山索刺溜一下便到了底,抱起老王一探。此時,老王的鼻孔里只有出的氣兒沒有進的氣兒,這么一大攤血,就是精壯青年也差不多得報銷了。

    本來老王那頭皮貼在地上,血已經凝固,超子這么一抱,那后腦勺一個大窟窿立馬又露了出來,鮮血汩汩地往外冒著。

    超子趕緊把自己外套一把脫了下來給捂上。查文斌匆匆從那已經破得不成樣的八卦袋里掏出個香爐來,抓了把香灰就往老王那傷口上一捂,再從已經破爛不堪的道袍上撕了些布條子給他纏上,道:“超子,趕緊給他打強心劑,然后得快點兒出去了!

    基本的醫療措施做完,查文斌這才發現少了一個人:橫肉臉不知道去哪兒了!

    因為害怕他也出事,查文斌叮囑超子看好老王,便喊了卓雄四下去尋。這個地方空間本來就不大,查文斌連吼帶喊,一圈下來,連個人影都沒看著。等他倆再次回到起點一看,超子的背后正站著一個背影高大的男子,他的手上高高舉起一塊鵝卵石,正欲朝著超子的后腦勺拍去。

    “大塊頭!”查文斌急了。一聲喊叫過后,超子聽到便轉過臉來,看到一塊飯盆大小的青色石頭“呼呼”地朝著自己襲來,一時間竟也蒙了。

    說時遲,那時快,只聽見“砰”的一聲槍響,橫肉臉的手臂隨即爆起一朵血花。殺傷力巨大的沙鷹幾乎要廢掉他整條手臂,大石頭也隨之“撲通”一聲跌到地上。

    超子眼疾手快,放下老王,接著一個標準的擒拿手就扣住了橫肉臉的手腕,以他在軍隊里的經歷,這一手下去,橫肉臉必定拿下?蓻]想到橫肉臉卻把他那銅壺般大小的腦袋朝超子頭上狠狠撞去,“咚”的一聲后,超子便搖搖晃晃地倒在了地上。

    “你瘋了嗎?再動我真的要開槍了!”卓雄吼道——他是從那個地方來的,是爺爺身邊最親的人,那么也就是自己最親的人,所以剛才那一槍,他并未真的往要害處打。

    橫肉臉背對著他們,發出一陣咯咯的笑聲,那笑聲讓人頭皮都要發麻了;羧,他轉過身來,那條垂著的手臂上,一縷鮮血正在滴滴答答地流向地面,他彎腰撿起一塊大石頭,面無表情地朝著查文斌他們慢慢走來。

    雙方相隔不過十來米,這種距離,以橫肉臉的沖擊力,也就是一眨眼便能殺到跟前,但卓雄手上的槍絕對有把握在他動手前先響起。

    “卓雄,別亂動,他不是大塊頭兄弟,大塊頭兄弟的眼神不是這個樣,這是一雙要殺人的眼!辈槲谋蟀l現橫肉臉那原本清澈通透的眼睛此時露出一道兇光,若他真的是這樣的人,那一日也絕對不可能堵住那個招魂幡,所以查文斌想這小子八成是中招了。

    “那怎么辦?要說打,就算超子在,我們三個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弊啃凵钪獧M肉臉的蠻力,那絕對不是他們幾個的身軀能夠扛得住的。當日就連那望月一木都吃不住他的一擊,自己不開槍又有幾成把握?

    “被附體了,等會兒你想個辦法引開他,他的速度沒你快,身手也沒你敏捷,拖住他一會兒應該沒問題,我來想想辦法。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傷到他的人!辈槲谋罂焖俚卦谧啃鄱吔淮艘环,然后迅速閃到了一邊。

    橫肉臉見查文斌要逃,一個加速便要去追,卓雄抬手便朝他腳邊的地上打了一槍,火星四濺,然后扭頭便跑。這一招果然有用,橫肉臉像是被激怒了,剛才卓雄那一槍已經讓他受了傷,這一下更是把他當作了自己首要的追擊目標。

    在這個狹小的空間內,卓雄憑借著自己敏捷的身手,帶著橫肉臉不停地兜著圈,而查文斌則順著那登山索,麻利地爬到了棺槨頂上,還收起了繩子。

    要說這有人被附體,查文斌是不怕的,多半被附體的人都會狂性大發,平時看上去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嫗都有可能爆發出比成年男子還要大的力量。但他心里明白,這個地方要是有人鬧這個兇,便不是開玩笑的。為什么?因為這棺槨上那株明晃晃的攝魂草還在呢,有哪個鬼魂能在這東西跟前游蕩?就是個小陰差過來,也一并被鎖進那棺材了。

    所以可能性只有一個:這東西根本不怕攝魂草,那可就不是一般的鬧兇了!

    雖然橫肉臉一直在追卓雄,但他每次經過查文斌下面的時候,總會抬起頭看一眼,這時候卓雄就會朝他跟前的地上放上一槍,以吸引他的注意力。

    這正常人跑起來是會感覺累的,但是被附體的人不會,只會撐到身體的極限后,被活活累死。卓雄雖是練家子出身,但這玩命地跑卻也讓他氣喘如牛,可那橫肉臉依舊拿著塊石頭緊追不舍……蹲在上面的查文斌也一刻都沒閑著,雖然那八卦袋已經破了,但好東西都還在。他鋪開一張黑色的符紙,擺上硯臺,取出那桿毛筆,蘸上黑狗血和朱砂就畫了起來。

    落符完畢,他從兜里掏出一塊黑漆漆的不知道啥玩意兒的東西含在嘴里,把那條手工搓的麻繩系在自己腰上,右手提著一面八卦鏡,順著登山索溜到了離地面三米高的地方候著。

    這時,卓雄的臉色都開始發青了。連續的沖刺跑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但橫肉臉仍緊隨其后。查文斌瞅準機會往下一跳,不偏不倚,剛好騎在橫肉臉的脖子上,雙腿一個老樹盤根死死地夾住。橫肉臉見自己被偷襲,反應倒是不慢,順勢就掄起了自己手上那大石頭,朝著查文斌的腿上砸去。

    關鍵時刻,還是卓雄,他又是一槍,打中了橫肉臉的另一只手。查文斌趁機拿出麻繩往橫肉臉的脖子上一纏,然后順著橫肉臉的后背一個倒掛金鉤下來,迅速在他的腳踝上又纏了“8”字結,接著雙手往地上一撐,打了個滾兒,這才落了地。

    落地之后,他手上還牽著那麻繩,背對著橫肉臉把繩子扛在自己肩膀上便使了最大的力氣往前一沖,“轟”的一聲,橫肉臉那無比巨大的身子狠狠地砸向了地面。

    麻繩又叫捆仙繩,據說魯班發明的墨斗能夠治住棺材里面的僵尸,而這麻繩就專門用來捆住被附體的人,訣竅就在捆的位置。

    查文斌見一擊已成,拖著麻繩迅速跑向卓雄,大喊道:“按住他的頭!”

    卓雄哪敢不從,一個餓虎撲食,用盡全身的力氣把橫肉臉那個碩大的頭死死勒住,又將整個身子壓到他的身上,這才算是勉強制住了那小子。

    查文斌將那麻繩每隔一段就打上一個特殊的結,然后找到橫肉臉身上一個特定的部位捆下去。結一共打了七個,應對的穴位分別是橫肉臉氣魄所在的位置,剩余的繩子也讓他一通亂捆,就差沒把橫肉臉捆成個粽子了。

    忙完這些,兩個人已經累得滿頭大汗,尤其是卓雄,喘口氣都覺得嗓子疼?赡菣M肉臉還是沒老實,使勁兒掙扎,地上很快就被他刨出一個大坑來。

    “翻過他的身子,再撬開他的嘴!”查文斌摸出那個黑魆魆的東西說道。

    待卓雄把橫肉臉的身子翻過來,看到那家伙的臉上一點兒好皮都沒了,全是在石頭上蹭的,鮮血淋漓,加上他那股子兇勁,那還就是一個殺神下凡了。

    卓雄用兩根手指掐住橫肉臉的腮幫子,一個使勁兒,橫肉臉吃痛,嘴巴便張開了。查文斌趁機把那黑魆魆的東西就給他塞了進去,然后又從破道袍上撕了塊布條下來捆住了橫肉臉的嘴。

    至此,查文斌才喘了口氣,坐了下來,說:“你先去看看超子咋樣了!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