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200章 反噬

第200章 反噬

    “空的……”當查文斌接觸這具小尸體腹部的瞬間,便發現這孩子的肚皮一按便馬上癟了下去。

    出于謹慎,他從卓雄那兒要了一把匕首,緩緩挑開壽衣上的紐扣。一顆、兩顆……當匕首把衣服向兩邊撥開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這孩子的腹腔空空如也,整個上半身全部是用稻草填充,頭上用一根木棍支著個紙糊的娃娃頭,難道這是個疑冢?

    可是他的兩只小手還露在外面,怎么看都像是個人的手臂,查文斌捏了一把,隔著衣服還能觸摸到一絲肌肉的彈性。

    “得罪了!”查文斌說了這么一句話,然后把那娃娃衣服往下一脫,所有人都呆了。這具尸體根本就只剩下了兩條光溜溜的手臂,頭顱、身軀還有雙腿都已不知去向,也沒留下任何遺骸。

    查文斌小心翼翼地把那兩只手臂捧了出來,也不過就四五歲的孩子,手腕上還戴著銀鐲子,整條手臂是從肩膀處被切斷,傷口進行了縫合,而手臂上密密麻麻地分布著大大小小的斑點,觸目驚心。

    “這是?”卓雄捂著鼻子問道。

    “水銀斑!辈槲谋蠖加X得自己的眼淚快要流出來了,這是一種極其殘忍的殉葬手段。過去有些權貴用童男童女來陪葬,便讓這些孩子在短時間內迅速服用水銀,通過血液循環,這些水銀走遍全身,同時也會立馬導致這些孩子斃命,但是卻能保證尸體不腐敗,讓他們永生永世服侍著自己,滿足這些人的變態心理。

    查文斌將那兩截小手臂放在棕卷內悄悄包好,擱在了一邊,然后說道:“還得挖,我估摸著這娃娃的身子一定是被散落在這些墳里!

    “不挖了,我們不挖了,再挖下去恐怕會被它怪罪的……”一個領頭模樣的后生結結巴巴地指著那散落一地的壽衣說道,其他后生則紛紛附和:“不挖了,我們要走了,這地方誰敢待?”

    查文斌這人向來不喜歡勉強別人做事,但這批人真的不能先走,只好說道:“那你們就站在我們邊上,別亂動也別亂跑!比缓筠D向橫肉臉說道,“大塊頭兄弟,一會兒還是你來吧,早點干完,咱們就早點下山!

    橫肉臉非常鄙視地接過一后生手中的鋤頭,朝手掌心吐了點口水,這才發現滿地都是墳包:“這……文斌哥,我該挖哪個?”

    “那個、這個,還有這個!辈槲谋竽闷鹆_盤在這亂葬崗里走了一圈,迅速指定了剩余三座墳墓說道。

    “好嘞!”橫肉臉扛起鋤頭,一時間真的是黃土遮天,他這臺人肉挖土機一旦開動,效率可頂得上五六個后生,把那一群人看得目瞪口呆。

    “有了!碑數诙诠撞某鐾恋臅r候,橫肉臉喊道。

    查文斌讓卓雄和鐵牛兩人負責把那口棺材搬到自己跟前,然后又讓橫肉臉去挖剩余兩口,自己則要看著那群蠢蠢欲動的后生,生怕他們就膽小跑了。

    當剩下的三口人形棺材依次擺在自己跟前的時候,查文斌又把那兩只小手放到正中間,然后在每口棺材的前面地上都立了個小土堆,取出四根長香來,依次點燃,每個土堆上面都插上一根,以小手為中心,四散開來。

    查文斌輕輕說了一句:“所有人都背過身去,不準回頭看,等我說好的時候才可以轉過來!

    這群后生哪里曉得他要干嗎,他們只知道這個道士肯定是要作法了,這會兒對于偷窺法事的興趣已經超過了心底的恐懼,不過這道士身邊那兩人看似都不是什么善茬,所以也只得聽話乖乖轉了過去。

    查文斌從懷里取出一張黃紙,用最快的速度蘸上朱砂,在紙上畫了一個娃娃的圖案,取出那柄祖傳大印,朝著娃娃身上按了個印章,不偏不倚,剛好將整個畫像都包圍了進去,然后又迅速把這個娃娃的身體撕碎,按照頭頸、身子、雙腿和雙手分成了四個部分,然后向天一撒,四張紙片紛紛揚揚地落向地面。

    其中有一張紙片落在了那只包裹手臂的棕上,另外三張分別落在了其他三口人形棺材上。查文斌嘴中開始念道:“蕩蕩游魂何處留,驚虛異怪墳墓山林,今請山神五道路將軍,當方土地家宅灶君,查落真魂。收回附體,筑起精神。天門開,地門開,天地門開,千里童子送魂來。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查文斌的右手手掌向內舉起,四根手指開始不停地挪動,除去棕上的一張紙片,其余三張開始慢慢移動,先后跌落到了地上,并且逐步向中間靠攏。再細細一看,原來是他的手指上還有一根頭發絲粗細的線捆在手指上,另外一頭穿在四張紙片上,這頭一動,那邊的紙就和皮影戲一樣開始動了起來。

    若僅僅是這樣,他也就不是查文斌了,就這種招式,手上靈活點兒的人都能玩得起來,但是還有一樣東西就不是人力所能操控的了。

    隨著那幾張紙片開始緩緩向中間合攏,地上的四根香原本都是各自一縷青煙升起,此時那煙道卻開始彎曲,隱隱地竟然開始向中間聚攏起來。查文斌的額頭上開始冒汗,手指每一次拉動紙片都像是要付出極大的力氣,在幾次掙扎之后,那張紙片已經就要完全貼合,而那四炷香也要合而為一之時,不知從哪兒傳來“呱”的一聲怪叫,一個巨大的黑影直撲查文斌的門面而來。

    他哪里來得及閃躲,這一擊來得太突然了,也沒看清楚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便左手拔出七星劍來擋,只聽見“當”的一聲,好似金屬碰撞,接著一道黑影從查文斌的頭頂掠過。他只覺得臉頰上火辣辣地痛,用手一摸才發現,一手的鮮血,但是右手依舊沒有停止,眼看這張被他撕碎的紙就能在地上重新拼接起來了。

    黑子開始瘋狂地朝著頭頂的樹林狂叫,它焦急不安地圍著查文斌轉來轉去,兩只烏溜溜的大眼睛盯著空中。有一個后生,沒能憋住,他想著后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就那么回頭看了一眼,他只看到棺材前方有好大一縷青煙直沖而起,卻不騰空,只是在那兒四下翻騰,他覺得很是驚奇,為什么這煙不走呢,便“咦”了一聲。

    就是這么一聲“咦”,那本來已經聚成一團的青煙立馬散開,重新分成四股,而查文斌手指上已經繃得緊緊的線“砰砰砰”紛紛斷裂,他的臉漲得通紅,突然,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往前一趴,一頭栽倒在地。

    那后生嚇得發出“啊”的一聲尖叫,所有人都幾乎同時轉過身來,卓雄一把抱起查文斌便要往山下趕,他卻搖搖手示意把他放下,然后捂著胸口艱難地問道:“剛才,是誰轉過來了?”

    卓雄鷹一般的眼睛迅速掃過眾人,其中一個后生不自覺地往后退了幾步,卓雄一個箭步上前,抓住他的領子一把就把他從人群里拖了出來,吼道:“是不是你?”

    這后生哪里見過這陣勢,但他也是個要面子的人,嘴上還不認輸,說道:“是我又怎樣?又不是我把他弄成這樣的!

    卓雄原本已把拳頭捏得咯咯作響了,一聽那后生還在犟嘴,更是火大,不由自主地便把拳頭提到了半空……只聽“啊”的一聲,就見那后生捂著后腦勺栽倒在地。原來不等卓雄動手,旁邊的鐵牛已經把自己那蒲扇大小的巴掌狠狠扇到了那后生的腦袋上,大罵道:“再犟嘴,你牛哥把你塞進那棺材里!”

    鐵牛這個殺豬匠,那力氣自然不是蓋的,本身自己殺氣就重,加上平日里在村子里就是個橫慣了的主。他這一發火,其他幾個想說話的后生哪里還敢動,一個個全老老實實站在那兒,雙腿打戰了。因為旁邊那個比鐵牛塊頭還要大,就像個人肉坦克般的橫肉臉手里已經多了一根大碗口粗細的樹干,誰都不知道這家伙會不會朝著自己掄過來,因為剛才他可確確實實把身邊這棵小樹硬生生給掰斷了。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