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203章 破“仙”

第203章 破“仙”

    這腳印顯然有些凌亂,并且還在逐步增多,但是沒有一個能夠踏入圈內,他們就像是被一群狼包圍著的羔羊。后生們嚇得都不敢互相看了,也不敢說話,就連一向膽大的鐵牛也變了臉色。唯獨橫肉臉和卓雄不怎么在乎,這些東西他們兩個跟著查文斌見得多了,也就習慣了。

    “沒事的,幾個孤魂野鬼,進不來的!弊啃郯参恐@群初次和臟東西打交道的人。

    查文斌下了地,打著火折子掃了一眼,只見周圍一片綠油油的眼睛正盯著自己,可惜光線實在是太暗了,以至于他只能看清楚自己跟前那口大棺材。

    從兜里摸出兩根蠟燭點燃,插在地上,再抬頭一看,那些個角落里擠著一大群黃鼠狼,正齜著牙齒兇狠地看著自己。這玩意兒雖然小,但是牙齒卻很鋒利,粗粗看了一下,這里恐怕有不下三十只,要真一齊撲過來,查文斌估計也夠嗆。

    這種傳說中能有點通靈的畜生最是喜歡出沒在老墳里。它們能打洞,而且生性殘暴狡猾,其中有幾只體形略大的,幾番躍躍欲試,想來攻擊這個擅闖自己地盤的人類。

    查文斌本不想去招惹這些東西,他要做的就是啟開眼前這口棺材便是,可沒想到他的手才搭上棺蓋,有幾只黃鼠狼立馬沖了上來。查文斌連忙閃開,那手一離開棺材,這幾只黃鼠狼便又停了下來,只是背上的毛全都豎了起來,這是一種警告,它們不讓查文斌碰那口棺材!

    這人和畜生就這么僵持著的時候,查文斌聽見外面傳來了一陣熙熙攘攘的人在說話的聲音和狗叫聲,抬頭一看,卻見幾道光柱照了下來,有個聲音在上面喊道:“文斌哥,你怎么樣了?”

    是超子!

    原來村子里的人見他們上去一整天了還沒個動靜,老村長也急了,趕緊通知了村里的一批常在山上活動的獵戶進山找人來了。超子聽說他們還沒下山,也急了,非要跟著上山找,聽說查文斌一個人下了地,劈頭蓋臉地就訓了卓雄一通。

    幾只獵犬在黑子的帶領下,一頓狂叫,那些石灰上的腳印再也沒能多起來了,想必這人一多,陽氣就足,也把那些個東西都給趕跑了。

    這會兒他已經和幾個獵戶還有卓雄先后下了洞,獵戶們下地一看,好家伙,這么多黃皮子,頓時頭皮都開始發麻了,他們平時什么東西都敢打,唯獨這玩意兒從來不愿意碰。

    超子還帶來一個消息:“文斌哥,村長說胡長子的油燈燒得越來越暗了,怕是快不行了!

    “你們來了也好,撬了這棺材一看便知!辈槲谋笳f完就要去翻那棺材蓋,幾只黃鼠狼急了,猛地就往前沖來,那些個獵戶雖然手里端著槍,可就是沒人敢動手,畢竟三年前的那個教訓誰都知道。

    但是那些黃皮子這次恐怕失算了,這里面不僅有一個人不知道這事情,而且還是個殺神投胎的。超子見一群小畜生也敢來兇,搶過身邊一獵戶手上的槍,“砰”的一聲轟出去,震得整個墓室頂上塵土飛濺,當場就有三只黃鼠狼被打爛,還有幾只受傷的正在地上掙扎。

    “何少爺啊,這些東西打不得啊,要遭報應的啊!蹦莻被超子搶走獵槍的人哭喪著臉說道。

    “報應?”超子這脾氣一上來加上何老又剛走,正憋著一肚子氣,迅速從那獵戶身上摸了幾發子彈,說道,“既然要報應,那爺爺今天就端了它們的老窩,殺他個片甲不留!”抬手又是一槍,把那幾只正往回爬的黃皮子一同給送上了西天。

    剩下的那些黃皮子被打蒙了,一個個愣在那里不敢動彈了,同伴的鮮血刺激著它們的神經,死亡始終是最大的震懾,不管是對人還是動物。

    超子把槍扔給卓雄,說道:“瞎子,你拿著,要是還敢上來就干死這群畜生,我去幫文斌哥開棺!

    幾個獵戶連連搖頭,這城里長大的娃娃就是不知天高地厚,連黃大仙也敢打!

    卓雄拿著這桿大殺器站在查文斌身邊,剩下的黃皮子哪里還敢動,只好眼巴巴看著那棺材被一點一點地開啟。

    打開棺材一看,里面亂七八糟地充滿了干草和破棉絮,甚至還有塑料袋。

    查文斌可傻眼了,這到底是什么情況?看這墓少說也得有個幾百年,怎么能有這些玩意兒呢?單憑那些角落里堆著的瓶瓶罐罐,超子就知道價值不菲,棺材里面怎么這么狼狽呢?

    查文斌戴上手套,慢慢地揭開那層破棉絮,發現下面竟然有幾只粉紅色的小東西還在蠕動著。

    “小黃鼠狼!”查文斌驚奇地發現,這層破棉絮下面居然有一窩剛出生的小黃皮子,怪不得它們這么緊張呢。

    “一窩端了!”超子準備拿槍來打,卻被查文斌攔住了,“不要亂殺生,動物也有靈性!

    “是這玩意兒搞的鬼?”超子有點不相信這種小動物也有如此能耐。

    查文斌沒有回答,準備再掀開一點被子看看,因為他已經看見了那層被子旁邊露出的頭發絲,這下面肯定還得有人。

    正欲動手,只見一個白影“嗖”地從棺材里面一射而出,徑直撲向了查文斌。他哪里料到還有這樣的情況,一個來不及反應只覺得喉嚨一痛,然后拼命揮打著拳頭。

    一只碩大的白色黃鼠狼死死地咬住了查文斌的脖子,他甚至能感覺到血液從喉嚨里被吸出的聲音,與此同時,那些原本愣著的黃皮子也跟發了瘋似的向人群沖來。

    卓雄帶頭打響了第一槍,余下的那些個獵戶一看要出人命了,也顧不得那些詛咒和報復的傳言,紛紛開起槍來。

    雖然黃皮子不能抵御子彈,但是它們身手敏捷,還是有幾只成功躥到了人身邊,一個個直取喉嚨,一時間人和黃皮子陷入了肉搏戰。黃皮子兇狠的撕咬聲和人們的痛叫聲頓時在下面亂成了一鍋粥。

    當超子替查文斌擰斷那只黃皮子的喉嚨時,戰斗已經結束了,所有人身上都掛了彩,這種看似弱小的動物實在是兇猛得緊。

    此時的查文斌脖子上被咬破了一個指甲蓋大小的洞,超子緊急查看,還好沒咬到動脈,給臨時做了止血包扎便要背著查文斌出去。

    可是查文斌卻不肯走,喉嚨的傷讓他幾乎說不出話來,走到那棺材旁邊也不管什么講究了,雙手抬著那棺材用力往邊上一翻,轟隆一下里面的東西散落了一地,其中一具已經干癟了的尸體也滾落出來。

    走過去一看,那尸體的模樣哪里是人,雖然臉上的肉已經萎縮成了一層皮還粘在骨頭上,但那個嘴巴確實尖尖長長的,還有幾枚非常鋒利的尖牙露在外面,眼睛也和正常人不同,是那種典型的狐貍眼。

    要是單單把這個頭給擰下來,讓一百個人看,都會說這是一只特大的黃鼠狼?蛇@具尸體偏偏有手有腳,還穿著人的衣服,這立馬就讓查文斌明白了,這恐怕就是傳說中真正的“黃大仙”了。

    王莊那地方的人口也多半都是太平天國運動之后遷過來的,所以關于之前的歷史誰也不知道,也有人從自家地里面刨出個瓶瓶罐罐的,其中超子收的那個玉石件也是當地村民從田里挖出來的。

    據說新中國成立后,這兒也曾經過平墳還地的運動,現在,王莊不少人家的地基下面都是老墳子疊著老墳子,露出地表的基本也都在那個年代被后遷徙過來的人們消滅光了,這也足以說明以前這塊地曾經有著大量的人口,只是后來才消失了,那這個鬼地方是不是出過一個“黃大仙”,也就更加無從考證了。

    查文斌認定基本就是這個東西在作祟,至于這種人是怎么來的,他也不知道,看著這群黃鼠狼在他的庇護下倒是成了災,加上這塊地方做墳山絕對是要斷子絕孫的,今天把這窩黃鼠狼給端了,也算是應了這塊風水。

    超子覺得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礙眼,便打算一并拖出去燒了,免得再禍害人,就拿根繩子準備去系住它的脖子。

    這小子有一個不好的地方,就是喜歡罵。這會兒,他一邊吊著那尸體,一邊還在唾沫橫飛地罵著,而一滴唾沫星子就這樣濺到了尸體的嘴巴上……干完這個,超子把身子一轉,就準備拖著它出去了,這一群被咬傷的人還得下山去醫院打針呢,可耽誤不起了。

    超子非要留在最后一個走,還一個勁兒地催著查文斌先上去。等看到查文斌爬上繩子了,他這才“嘿嘿”一笑,嘴里嘀咕道:“敢咬你超爺,說過讓你斷子絕孫就肯定一個不留!”原來這小子是惦記著那窩小的還沒被宰掉,戰場上的經驗讓他記住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道理。

    剛想轉身準備走,超子只覺得背后有人把手搭在了他肩膀上,后頸子上還傳來絲絲涼意,這里可就剩下自己一人了,那背后的是?

    超子的額頭上頓時冷汗開始往外涌了,他知道 >>

(本章未完......)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