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363章 跟蹤?

第363章 跟蹤?

    可以丟了自己的性命,但是絕不能丟了這枚鈴鐺,深知這鈴鐺重要性的卓雄幾乎就要掘地三尺把四周翻了一個遍,可那鈴鐺就是不知所終。平時這山頭鮮有人往來,五里鋪的人都知道那地兒是查家的祖墳山,誰會沒事去動一掛在墳頭上的東西,遭不吉利的。

    兩人正尋著的時候,突然不遠處傳來“!钡靡宦,卓雄一抬頭瞧見離著自己約莫三十米開外的地方有一對眼睛賊溜溜的盯著自己。

    仔細一看,那人有點眼熟,不正是尋了半天的童河圖嘛?卓雄喊道:“河圖,你在那干嘛呢,叫你半天了!”

    不料河圖卻轉身就跑,卓雄看見那孩子的手中捏著一枚銅鈴,時不時的發出“叮、!钡门鲎猜。

    卓雄一拍大腿對扎褐喊道:“追!”他本就是偵察兵出身,追蹤這點小事難不倒他,但可就苦了扎褐,他那一身僧袍跑起來極為不便。兩下后腿一拖,竟然就叫河圖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里,河圖跑的方向是山的背面,那山后面是哪里誰也沒去過,天色也已經漸漸黑了,卓雄也開始失去了追蹤的目標,無奈之下,他只好讓扎褐回去等查文斌回來,自己則繼續搜尋著。

    這事絕對不正常,河圖見了自己為何要跑,而且還要帶著鈴鐺。卓雄怕那孩子是著了道,這可是查文斌唯一的徒弟,出了事,自己那真是賠不起了。

    他這一追,就追到了點睛山,卓雄是外地人,雖然在我們這一代生活的有段時間,可畢竟還是不了解。河圖人小機靈跑得快,卓雄只能尋著他的蹤跡,那些被打亂的樹枝和被踩踏的野草都是線索,等他到了點睛山的時候,前面是一條河,到了這兒所有的痕跡都消失不見了。

    也不知道現在的時辰,他估計已經快到半夜了,坐在河邊一塊石頭上,卓雄準備脫掉鞋子泡泡腳,好久沒動了,跑了半天腳底板都起泡了。

    “咚”得一聲,他的腳邊濺起了水花,卓雄一下子站起身來環顧了四周,黑漆漆的也瞧不見個啥東西,下意識的撿起一塊石頭準備反擊。

    “是瞎子叔不?”

    這是河圖的聲音,只有他才會叫自己瞎子叔,因為超子平常都管他叫瞎子。

    “河圖?你在哪?”

    “你身邊有人沒?”那聲音離自己不遠,就在十米距離左右。

    “沒,就我一人!

    不遠處,一個火折子亮了起來,河圖借著火折子開始十分的警惕走了過來。

    卓雄見著這熊孩子,心里那叫一個氣,抬手就要打,不料卻被河圖抬手攔住道:“叔,你別急,先聽我解釋啊!

    見著河圖安然無恙,就是衣服有被劃破,卓雄心里也松了一口氣,罵道:“解釋你個仙人!讓老子追了幾山幾彎,你是見鬼了還是咋地?”

    但河圖卻一本正經的回答道:“嗯!真見鬼了!”

    卓雄見他頂嘴,抬手又準備打,河圖連忙說道:“我要是不跑就得出事,跟你一起來的那個根本就不是喇嘛扎褐叔叔!”

    卓雄好氣又好笑道:“不是他是誰?”

    “不是他,我出門的時候碰巧遇到扎褐叔上茅房,我跟他說了山上著火,他就先去梁家灣找師傅了。我在山上看見亭子翻了,就去找鈴鐺,正巧看見你上來了,跟著師傅這么多年,別的不會,臟東西一眼就能認出來,他跟我們常人不一樣,臟東西是沒三把火的!”

    “三把火?臟東西?我看你才是臟東西上身了,扎褐我也能認不出來?”

    河圖一聽就急了,“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話呢?不然我見著你跑什么,那臟東西厲害的很,我不是他的對手,還好你一路跟來了!

    卓雄雖然本分,但卻精明的很,在沒有絕對能說服他的理由之前,誰的話他都不會信:“那你還有別的能證明他不是扎褐嘛?”

    河圖摸摸腦袋道:“有!我想起來了,前天你們被抓了師傅讓你們泡澡,脫下來的衣服我都給洗了,現在還涼在屋檐下面沒干。扎褐就那一身僧袍,也不知道多久沒換過了,我給洗的時候那味道都能熏死人,昨天他穿的是超子叔留下的舊衣裳!”

    卓雄猛地一下就想起來還真是這么回事,扎褐昨天中午還跟他抱怨說中土的衣服他穿不習慣,但僧袍都是濕的,又暫時換不上。但是昨天跟自己一起上山的時候,扎褐卻是一身僧袍,絲毫看不出沒干的痕跡,這么說來,河圖說的的確不是假話,他那后背頓時冒出絲絲涼意。

    如果扎褐真的不是本人,那跟著自己上山來的是誰?如果真是個臟東西,那么他又怎么會聽自己先下山,那肯定是一路跟過來了!

    卓雄輕輕說道:“你能看見四周有別的東西嗎?”

    河圖搖搖頭道:“你說臟東西吧,我只能白天看,因為臟東西沒三把火所以照不出自己的影子。晚上只有師傅才能看得見,我還沒那本事!

    卓雄一把輕輕挽過河圖的肩膀,把嘴巴貼在他耳邊輕輕說道:“你先聽我說,等下我倆就裝作吵架的樣子,然后分頭跑,能跑多遠是多遠,挨到天亮之后直接去梁家溝找你師傅,明白了沒?”

    河圖不解地問:“跑啥?”

    卓雄輕輕拍了拍河圖的肩膀道:“那個冒充扎褐的臟東西肯定就在附近,我覺得他是沖著查家墳山來的!闭f完,卓雄抬手就“啪”得扇了河圖一個巴掌罵道:“你個龜孫子,看我不打死你!”

    河圖也是個機靈蛋子,沒被這巴掌給抽暈,撒起腳丫子就跑。他們這種修道之人晚上的視力要強于常人數倍,能夠瞧得見大致的情況,這是因為道士一般都是和黑夜打交道,他們在入門之后就必須要修一門課:關黑屋!

    就是把人丟進毫無光源的屋子里面,在屋子的某個地方會有食物和水,單靠摸那是摸不到的,因為基本都是掛在離地二米多高的地方。要想不被餓死,就得練就一雙能在黑夜里看清東西的眼睛,人的救生本能會促使視力無限被放大,一直到眼球能夠適應絕對黑暗的環境。練就這門功夫那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東西的,要連續用牛淚洗眼,用初春剛發芽的柳樹葉曬干熏眼球,要做到連續幾個時辰不眨一下眼睛,這玩意除了練習更多的還是天賦。

    而卓雄靠的更多的則是當兵時留下的方向感,他選擇了一個和河圖截然相反的方向猛跑,一直到他實在累到喘不過氣來。

    靠著一棵大樹,卓雄心想著這回該走遠了,不如就在這里睡一覺,等天亮了再說。隨便在四周撿了一些樹枝,點了一個火堆,他還沒閉上眼就聽見不遠處的林子發出稀稀疏疏的聲音,不一會兒就有個聲音道:“你跑慢點,我都快要跟不上了!”

    這是扎褐的聲音!卓雄的腦袋瞬間就大了,果然“扎褐”穿著僧袍從林子里頭鉆了出來,他也走到了火堆邊坐下,像是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笑笑的看著卓雄。

    他的笑里透露著一絲說不來的兇,卓雄跟著查文斌這么多年了,見過的怪事數不甚數,親手揍過的臟東西也不是按個數計了。他故意裝作很驚訝的樣子問道:“不是讓你去找文斌哥么,你怎么跟著跑這里來了?”

    “扎褐”摸著自己光溜溜的腦袋,伸出雙手在火堆邊翻來翻去,像是在烤火的樣子道:“我怕你追不上那小子,就一路跟過來了,眼下那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卓雄輕輕瞟了一眼,那扎褐的手不停的火堆上翻來翻去,有好幾次火苗都燒到了他的手背,可他一絲痛的跡象也沒有,而且果然如河圖所言:火堆邊的這個“扎褐”根本沒有影子!

    一邊故作疲憊的打了個哈欠,一邊卓雄的手已經摸到了小腿邊,這里有一把匕首,那是沾過血的殺生刃。用查文斌的話說,殺生刃的辟邪效果要好于一般的桃木劍太多,桃木雖克邪終究是個木頭,只有真正殺過人的東西才是戾氣最重的……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