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404章 死了

第404章 死了

    無盡幽暗的那一頭是飄蕩的孤魂,這些魂魄并沒有意識,也不能害人,他們是真正的游魂,如同燈籠一般照亮著這條回廊;厝,已無路,這就是煞位,只能向前,無論是天堂還是地獄。

    查文斌給每人都派了一張本命符,這符不是用朱砂,而是用刀子割破了各自的中指,捏著他們的手做筆畫成的。此符是萬萬不能丟的,所謂本命符便是強行祭出各自的十二命宮,找出原本各自命理里的守護宮。

    蕓蕓眾生,風云際會,斗轉星移,周而復始……藍天下的黃土地,演繹著重復的歷史,紅塵之外三界輪回,傳承著五千年前的足跡,那么的遙遠,卻又隨處可及……本命符,是歷代道教高人通過觀天象、推命理,算兇吉、“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結合命宮。命宮是人出生時在東方升起的星座,主宰一個人的天賦才能,是人命之歸宿,即所謂的天命。世人根器不同、因緣不同,對應的命宮也不相同,這便是常說的“人各有命不可逆”。

    經常算命的人都會被經常告知:你命中有劫難,但會有貴人相助,逢兇化吉。此貴人非常說的常人,而是指命中的四柱神煞,如天乙貴人,驛馬,桃花,太極,文昌,天德、月德等、神煞原本出現的時間是既定的,一定要到那個點出現幫助自己渡過劫難或是獲得好運。

    天命不可違,但沒有不能打亂順序重新排,本命符便是用自己的精血強行將四柱神煞統一到符上,或是遇到劫難自會當即抵消。這便是命理中最為高深的一環:改命!改命者雖然沒有破壞命理的內容,但卻改了順序,因為偷窺了天機,所以必遭天譴。再精通命理學的大師也決計不會輕易下盤替人改命,查文斌這么做是因為他已經遭受了太多了的天譴,這一次,不過是再多一點罷了。

    用來照亮的工具是一盞紅兮兮的燈籠,隨手用鐵絲現場扎的,不管是哪里的義莊里頭都是不用電燈的,因為只有燈籠才是陰陽兩界都共同使用的照明工具。

    囑咐了所有人都不許隨便說話后,他領著大家開始邁向那些綠色的深淵。

    “磷火”本事并無惡意,人只需要輕輕用巴掌一扇,一陣風過去便可以讓它們游開,只是初次碰到這種情況的人難免會緊張,每一步走的都格外小心。

    走著走著,就有人覺得不對勁了,先覺得不對勁的人是扎褐,他是緊跟在查文斌的身后的。這回廊樓梯是斜著向上的,查文斌手中提著的是燈籠,原本墻壁上晃悠悠的一直有人影,跟扎褐的高度差不多,還沒走上第四層,扎褐發現查文斌的影子已不足剛才的一半高了。

    他回頭一看,自己的影子此時已經降到和侏儒差不多了,而侏儒的影子只能到玄的膝蓋,意識到什么之后他捅了捅查文斌的腰道:“文斌哥,有點不對!

    “哪不對?”其實查文斌也覺得不對勁,但他就是找不到究竟是哪里不對勁,因為他發現自己雙肩上的火已經比平時暗了一半有余,但一想這里到處都是“磷火”,只好安慰自己是煞氣太重被壓制了。

    扎褐指著那墻壁說道:“影子不對,你的影子比先前矮了一半,不光是你,我們大家的影子都矮了!

    回頭一看,袁敏肩頭的火已經熄了一盞,而大個子的兩盞都已經滅了,卓雄的印堂黑的跟塊焦炭似得,扎褐和侏儒的光已經足以辟邪了,而是容易招邪,除了玄,其它所有人都有問題!

    查文斌立刻拿了一根貢香點起插在了地上,那些綠色的“磷火”聞香而至,瘋了一般的涌在了貢品香四周貪婪的吸著香氣。而隊伍里,大個子和袁敏竟然也閉起了眼睛,一副很超然享受的樣子,完全陶醉了其中。查文斌見勢立刻把香熄滅了,那些“磷火”又四下散去,跟著袁敏和大個子都睜開了眼睛,仿佛剛才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

    沒有任何死物可以抵擋貢香的誘惑,活人頂多對其特殊的香味揉揉鼻子,是決計不會有享受的感覺的。查文斌一手提著七星劍,一手提著燈籠緩緩地走到了他們二人的面前,把手中的燈籠交到了玄的手里,又從懷里掏出八卦鏡道:“自己照一下鏡子!

    先照鏡子的是袁敏,她不明白查文斌為什么讓她照,但是她還是照做了。

    “看見什么了?”查文斌問道。

    袁敏只能從鏡子里看見自己的臉的輪廓,“你這鏡子太舊了,都糊了,看不清!边@是一面銅鏡,加上這里的光線不足,她以為是正常的。

    查文斌又拿著鏡子對大個子說道:“大寶,你也來照一下!

    大寶照了,但是他沒有說話,只是嘴唇微微地抽動著。

    查文斌等了有一分鐘,大寶沒有開口,他的臉色越發難看了,突然間查文斌對他喝道:“看見什么了?老實說!”

    大寶被這一喝,整個人當即癱軟到了臺階上:“鏡子里頭什么都沒有,我什么都沒看到!

    袁敏見查文斌突然對他們發難,心里覺得不舒服,她扶起跌在地上的大寶安慰道:“別瞎想,他那鏡子太破了,本來就照不出什么!

    查文斌冷冷道:“是嘛?”說著,他轉向對著侏儒道:“你也來照一下!

    侏儒接過鏡子一瞧,用手抓了抓自己那雞窩似的頭發道:“看來這里的風不小啊,都吹亂了我的發型……”當他瞧見查文斌那張嚴肅的臉,立即收起了自己嬉皮的風格正色道:“可以照著用,但不算很清楚,微微有些模糊!

    “好!”查文斌從玄的手中接過燈籠,對袁敏和大寶說道:“我現在把鏡子給他,你們兩個站在小哥的身后一起對著鏡子看!

    玄似乎不太想拿,他對查文斌搖了搖頭,但是查文斌卻說道:“沒事,一切有我在!

    玄照做了,袁敏和大寶也照做了。

    “鏡子里有什么?”查文斌依舊是這個問題。

    袁敏此刻的臉色也已經是蒼白了,她怎么都無法理解,這面“破”鏡子里頭的玄五官是那樣的清晰,而自己糊的就像是被曝光的膠片,明明是三個人,但大寶壓根沒有出現在鏡子里,那里頭只有一個玄和自己模糊的影子!

    袁敏看了下自己身邊的大寶,他的眼神幾乎要呆滯了,這絕不是查文斌在搞鬼,因為鏡子是永遠不會說謊的!斑@是怎么一回事?”袁敏的聲音有些尖叫了。

    查文斌指了指大寶道:“他死了!”目光一轉又落在了袁敏的身上:“而你,也快了!苯又阉腥硕伎戳艘谎,全然不顧袁敏瞪大的眼睛和大寶死灰的臉色道:“除了小哥,我們所有人都在已經死亡和即將去死亡的路上,包括我!”

    大寶喃喃道:“死了,我已經死了?”

    查文斌閉上眼睛緩緩道:“我們都上當了,這座塔活人進不得!”

    袁敏指著玄道:“那他呢?他不是活人嘛?”

    查文斌面對著玄,笑著說道:“活死人,不算在內,對吧?”

    玄的嘴角跟著抽動了一下,他沒有辯解。

    “你什么意思!”

    查文斌伸出三根手指道:“人身有三魂:一名臺光,二名爽靈,三名幽精,分存天地人三界,三魂獨立永不相見,人死之后,一魂歸地府,一魂歸天命,一魂歸黃土。人本應修人道,卻有人也修鬼道,能者修天道。這位小哥是以鬼道修其身,以人道修其心,正邪相抵,既不落入魔道,也成不了天道,兩者之間相輔相成,本該是一步妙棋,但我勸你鬼道終究會讓你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這么長的日子里我一直沒點破,只因你的道緣根基不在我之下。此處煞氣太重,你的人道快要壓制不住,此刻你心中殺戮之心是不是已經起了?”

    玄很平靜地點了點頭道:“是!”

    查文斌指著那些綠油油的磷火道:“不要濫殺無辜,它們是沒有罪的,也不會害你!

    袁敏根本無心聽那些,她只知道她在鏡子里看見了什么:“那你說我們死了又是什么意思?”

    查文斌坐在臺階上緩緩地抬起頭對著袁敏拋出了一個問題:“你相信這個世界有鬼嘛?”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