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478章 夢的開始

第478章 夢的開始

    古老的隧道盡頭是潘多拉的魔盒,十年前,有人曾經想打開它,那是一個家族守護了千年的使命。伴隨著白條人命的陪葬和一個不得解的咒怨,十年后,再一次有人重新站到了它的面前。

    十年前,那個年輕人,順著古老的玉環,沿著先輩們交給他的地圖,他以為自己找到的是希望,但是打開的確是死亡。

    洛書河圖,陰陽兩極。

    源自最古老的經文所布下的世界,又豈會是這般的容易找尋。

    陰陽兩極,雙魚環抱;黑白魚中各有一點,此乃是陰中有陽,陽中有陰也。

    古人語:一陰一陽謂之道,獨陰不生,孤陽不長。查文斌看出了其中的洛書河圖,自然是明白各中那生死之位。

    轉身看著那具已經被白布覆蓋的尸體,此刻黑墨鏡正靜靜的躺在擔架上,查文斌對他說道:“前輩,弟子所言置之死地而后生便是這里了。陰遭地府中有個六道輪回,入輪回者便可重新投胎做人,這便是死而生。世人皆知洛書河圖出易經八卦生六十四道乾坤是天命所歸,卻不知這六十四卦不是完整!

    也不知查文斌注意到了沒有,說到這兒的時候,似乎蓋著黑墨鏡的那白布抖了一下……“除去那六十四卦,還有兩卦,這兩卦的卦辭各一字:生或者死。占此卦者,須跳出陰陽、五行,三界之內,對無此人!

    跳出五行三界?世上當真有此人,還真有,不過那是在小說《西游記》中。孫悟空便是符合這般的人,他是石頭生的,出去他,還有一個六耳獼猴,此兩種均是。

    但那畢竟是傳說,在道家看來,萬物皆由道生,道生一,一是混沌,宇宙初生;一生二,這二便是陰陽,反過來說陰陽的確可以代表著道,所以,萬物也皆跳不出陰陽五行。

    但是,查文斌是個例外。

    三千年前,蘄封山中,大祭司從一氣化三清中領悟出了一人三魂分修人、天、鬼三道的神技。又以三道為原型創造出了三人,這三人分修三道又各成大道以致和他反目。但除卻這三人之外,他還創造出了另外一個人,那是一個在他眼中是廢品的人,一個出生既死的人,一個沒有魂的人。

    有智慧的人在自然中領悟出了道,道和巫術的完美結合,催生出三道。三道道法各有千秋,自盤古開天辟地以來,唯有那位大祭司一人獨通三門。

    查文斌本由三道合力而生,卻因無魂而死,他就如同空氣一般,是憑空多出來一張白紙。沒有“魂”便不能被稱為人,但他死后卻又世代輪回,那是因為他本逆天而生。

    任何生物的存在都有一個母體,樹木由果實中的種子發芽而成,而種子也需要授粉才能醞釀。人更是這樣,如果這個世上只有你獨自一人,那怎能創造出下一代呢?

    這便是自然,道是遵守著自然變化的法則而存在的,河圖洛書同樣是。

    查文斌不是,他的前世根本就是憑空出現的,從一出生,他就違背了自然,違背了自然那就意味著違背了天。天道無常,天地不能容忍有這樣的存在,這破壞了自然的基本法則,查文斌的前世是逆天而生,所以這樣的人永遠不會得到上蒼的眷顧,也注定落得世世都是天煞孤星。

    他的出現即是道的巔峰,又是道的敗筆。之于巔峰,那是因為道之終極是可以打破自然法則的,那便是逆天;之于敗筆,那是因為雖能逆天卻也無力,終究逃不過的還是一個宿命。

    生還是死,這個卦,他自然是已經知道了,那微微揚起的嘴角帶著一絲笑,那座隱藏的石門早就已經打開了。

    柳爺看著那道敞開的大門道:“查先生真是料事如神,這還真有道門!

    查文斌回身作了揖道:“柳爺,幫我照顧好我這幾個兄弟,我進去之后要是超過半個時辰還沒出來,你就帶著人馬原路返回,千萬別進去找我!

    大山第一個就不愿意了,嘟囔道:“那怎么行,文斌哥,我要去的!

    卓雄拍了一下大山的胸脯跟著說道:“對,說什么,我也要跟進去的!

    查文斌臉色一黑,當即就發火道:“你們要進去,現在我就死給你們看!”

    他這態度著實讓倆人嚇了一跳,查文斌以死相逼!這是什么情況?他的語氣顯得相當嚴厲,不容半點質疑,這完全不是他的作風。

    倆人面面相覷,一時間竟也不敢再做聲。

    氣氛有些微妙,還是查文斌首先打破了凝結的空氣,他的語氣又成了平常的那般道:“就在這兒,哪也別動,半個時辰的約定,我會回來的!

    “小心點……”卓雄的囑咐還沒開始,查文斌已經閃進了門,進門之后隱約還可以聽到他說了一句:“誰要敢進來,看到的只會是我的尸體!

    門后面是一片漆黑,查文斌就是這樣走進去的,留下忐忑不安的人們猜測著他那最后一番話。

    卓雄起身走到了門邊,他的拳頭死死地攥在一起,用力地喊道:“文斌哥,你一定要活著出來!”他的腳始終沒有跨過那一步……漆黑的大門,走進去的查文斌卻覺得眼前是一片混沌,可以看得清哪里是路哪里是坑,低頭卻又看不見自己的雙腳站立的大地。當他跨過這道門的時候,就覺得自己已經和外面的世界陰陽兩隔了,這里沒有死亡也沒有生氣,沒有絕對的黑暗,也沒有充足的光明。

    他覺得自己身體中流淌的血液都在這一刻停止流動了,周圍的一切運轉似乎都停了下來,說不出的自在,說不出的輕松。有那么一瞬間,他甚至覺得這里就是他追尋了一輩子的地方:無極。

    手中的火折子在燃燒著,能發出光亮卻感覺不到熱量,火焰看似燃燒著卻不會跳動。通常一支火折子可以用上五分鐘,但這一回,竟然一點被消耗下去的意思都沒有,他走了整整十分鐘依舊還是長。

    “時間停滯了!”他對自己說道。

    終于可以理解為什么卓雄說自己已經失蹤了一天卻自己感覺很短暫,為什么那些手表上的指針會突然停走,這里的時間會暫停!

    走在這里,查文斌卻不覺得陌生,腦海中對于腳下的路有著說不出的熟悉感,甚至那些路邊的石頭都能輕易的聯想到它們的形狀。

    “這地方,我來過?”他反問自己道,很快他就堅定了自己的答案:“來過!”

    什么時候來的?

    夢里!

    什么夢?

    那個揮之不去的噩夢!

    查文斌曾經有一女,年幼的時候溺水而亡,在失去這個女兒之前,他曾經救過我一個遠方姑婆的性命。在行話里這是劫命,就把一個本該已經死的人硬生生的給拉了回來。

    很多年以來,他都以為失去女兒是因為那一次劫命的報應,自責和傷心一直充滿了他的內心,對女兒的那份愧疚一直難以釋懷。

    從他女兒死后,查文斌便經常開始做夢,他夢到自己走在一條忽明忽暗的小道上。走著走著,他就聽到了女兒凄慘的哭喊,他不要命般的順著那哭聲奔跑,最后倒在了一塊湖邊的殘碑上。

    在那殘碑上刻著殘缺的三個字:烊銅淵!

    古文有云:黑門朝出而暮還,鐵窟暫離而又入。登刀山也,則舉體無完膚;攀劍樹也,則方寸皆割裂。熱鐵不除饑,吞之則肝腸盡爛,烊銅難療渴,飲之則骨肉都糜。利鋸解之,則斷而復續;巧風吹之,則死已還生。

    在段文字描述的便是這烊銅淵的情形,這段描述來自于民間的傳說,在有地府的傳說起,這個地方便是禁地。

    在世人嘴中有一句惡毒的詛咒: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

    相傳這地府共有十八層,每層都有一位閻羅審判,根據人生前所犯罪過分別打入各自地獄受罰,一直到洗去所有的罪虐便可重新輪回。

    十八層地府,第十八層便是禁地,這一層是沒有閻羅小鬼的,這一層也根本不屬于冥界,它由天地審判。

    據說在這里有一個由羊身人面、虎齒人瓜的上古兇獸,它就是饕鬄,那些進入烊銅淵的冤魂們最終都成了它的口中食。

    查文斌的夢中,他不止一次的倒在湖邊,一遍又一遍的聽著“爹爹、爹爹救我”得哭喊聲,一遍又一遍的在夢中看著自己的女兒一次又一次的被那個上古兇獸死死的捏在手中……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