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最后一個道士> 第502章 “紅酒”

第502章 “紅酒”

    “這林子有些邪門”卓雄落地后的第一句話就讓大家的心里那根弦一下子就崩了起來!拔覀冏吡瞬贿^半個小時,按照速度推進最多不會超過兩公里,這棵樹極高,我登上樹頂往回看竟然沒有發現我們之前的營地所在位置,到處密密麻麻的林子!

    說到這兒卓雄的臉色又開始變了,他的嘴唇微微有些顫抖,音調也變的節奏混亂:“而且,樹頂上,到處都是紙錢,洋洋灑灑的鋪滿了整片林子,望不到盡頭的紙錢……”他用手比劃著補充道:“有這么厚,不,是這么厚的紙錢!”

    查文斌眉頭一皺道:“什么樣的紙錢?”

    “出殯時候撒的那種圓的,白色的紙錢,也有黃色的元寶,還有那種花花綠綠的防鈔票的紙錢,各種各樣的都有,你瞧,我還抓了一把!闭f著,卓雄就往自己褲兜里掏,可當他掏出來的時候卻分明是一把枯樹葉。

    昌叔一直就緊盯著卓雄的口袋,當他發現是樹葉的時候氣不打一處來:“你個衰仔,拿樹葉子開玩笑,膽子小的要被你嚇死了!

    卓雄也一臉茫然地看著手中的樹葉,跟查文斌解釋道:“我明明看到的是……”

    超子瞪了昌叔一眼,心想你個老小子挑事是吧,等下找機會整你,又安慰卓雄道:“估計是爬的太高有些暈,跟著文斌哥后頭那東西看得多了,缺氧產生幻覺了!

    查文斌也不想這才剛出門就趕上事,也安慰自己道可能就是超子說的那么回事吧,不料此時一片白花花的東西就從樹頂飄了下來,查文斌一抬頭,那東西恰好蓋在了他的臉上。

    昌叔咋呼的一叫:“哎呀,衰仔你這玩笑開大了!”趕忙閃到唐遠山的身后去了。

    查文斌輕輕拿下拿東西一瞧,正是一張紙錢,仿的是銅錢的板式,上面還用鮮紅的朱砂寫著“天地通寶”四個大字,格外顯眼。

    超子小聲對卓雄嘀咕道:“你搞什么鬼?”

    卓雄急著辯道:“不是我,我在上頭看見的就有這東西,這回你該相信了?”

    查文斌拿著那張紙錢,那紙的成色非常新,像是剪的不多久,有一個碗碟大小。這死人用的紙錢落在了活人頭上自然不是好兆頭,查文斌輕輕拿著那枚紙錢并沒有丟掉反而是折疊好了放進自己的乾坤袋里。

    唐遠山是羅門中人,對于這些道門中的事不說精通,那至少也是了解,干他這行的少不了和一些通靈的打交道,也很謹慎地問道:“查先生,有問題沒?”

    查文斌露出一絲笑容道:“和你們沒關系,我自己的事兒!彼D向去問卓雄道:“方位搞清楚了沒?”

    “沒,完全看不到太陽,烏壓壓的一片云,好像要下雨了!

    聽到這話,唐遠山心里倒是急了,這要真按照草圖上所載葬于秋分第一縷光照射的地方,那若是遇上下雨天不是糟了,哪還來的光?

    “你看著我!辈槲谋髮ψ啃壅f道:“盯著我的眼睛,哪都不要動,就盯著我的眼珠子!

    只見卓雄的眼皮子開始不停的一張一合,身子不停的微微前后搖擺。

    查文斌一邊輕輕地挪動著腳步,一邊嘴里繼續說道:“對,就這樣看著我,別看別的,就看著我的眼睛!

    查文斌腳下的步子走的緩慢,卓雄也跟著他開始轉動,超子發現兩人轉動的頻率幾乎保持著一致,隨著查文斌一邊嘴中的提醒走的也越來越快,他以卓雄為中心已經走了整整一圈。兩人這么面對面的套圈還在繼續,卓雄的眼皮幾乎就要合攏,瞳孔劇烈地在收縮著。當查文斌在原地帶著卓雄整整轉了三圈之后,突然毫無征兆的走到跟前雙手合十猛的在卓雄耳邊凌空拍了個巴掌。

    “啪”得一聲,卓雄身子一顫,整個人一下子就驚醒了過來,四周朝著地上環顧問道:“我什么時候下來的?”

    超子狐疑地看著他問道:“你在搞什么?”

    “我不是上去看方位了嘛?我記得我上去了啊,怎么下來了!

    查文斌用手摸著那棵大樹道:“超子,大山,離地半米高的樹皮幫我剝開。唐先生,請你的人也可以一起幫忙!

    四條大漢手持鋒利的匕首,按照查文斌說的大概位置,一條寬約二十公分的一整圈樹皮很快就被剝了下來。查文斌盯著那圈有些發黑的樹干環顧了一圈對超子說道:“匕首,插進去試試!

    “好叻!”超子說完一刀就扎了進去,他那匕首雖然鋒利的很,但卻從未想過扎這棵大樹會是如此的輕松,除了一開始能覺得有點阻力,后半段完全就跟扎豆腐那般,徑直沒入刀柄。

    超子還覺得奇怪呢,這到底是什么樹種,外強中干這個詞語真有點合適。不想,接下來的一幕讓他覺得更加奇怪。一股紅色的液體順著刀口開始溢了出來,牽成了一條紅色的絲線,頗有點人傷口滴血的意思。

    他本就是個膽大之人,單腳往那樹干上一抵,單手握住匕首往外一拔,那紅色頓時從手指粗細的傷口里噴了出來,要不是他躲得快就能飛濺一身。

    “我操,這什么鬼東西!”超子大叫道。

    查文斌蹲在地上沾了一滴那紅色液體放在手指上一搓,接著又用鼻子聞了聞轉身去唐遠山道:“或許知道哪些販鹽的人在哪里了!

    “你不是想說那些人被封在樹里了吧?可是我沒聞到血腥味,反倒是有股清香!痹瓉,唐遠山也做了和查文斌一樣的舉動,他也在嗅那紅色液體。

    “聞到挺好聞的吧,這東西很值錢!币宦牪槲谋笳f很值錢,超子恨不得把水壺里的水全倒了去接那紅色液體,不過查文斌下一句話就讓他放棄了這個念頭:“如果是在遠古時代,只有天地才配享用,這是對于上蒼能貢獻出來最好的禮物,不過似乎這原料算不上頂級,真宗的應該是處子的身體!

    唐遠山也被調起了興趣,至少目前那紅色的液體看著不是那么惡心,“查先生見多識廣,愿聞其詳!

    “這棵樹叫櫟樹,在我們那也叫橡樹,它的種子可以做豆腐,超子你不是也吃過嘛?”

    “村頭那個王奶奶做的紅色豆腐就是用這玩意的籽?”超子倒是有些懷念那東西,和豬血有些相似,但是味道卻要美多了。

    查文斌繼續說道:“過去糧食不夠吃我們都會去撿它的籽,一棵橡樹在長到十年之后就可以剝樹皮,以后每四年就可以采剝一次,大概可以采剝兩百年左右,在隨后的這兩百年內可以無數次的給采剝。原來采下來的樹皮都是用來密封的,頂級的棺槨需要密封,橡樹皮被搗爛后便是其中的原料之一。

    “后來有人發現,橡樹的樹干有更加奇特的作用,那就是用來盛放液體無論是多久都不會腐敗,而且會變得香氣宜人。

    “大概是夏朝那位叫杜康的王發明了酒,這種五谷精華的產物最初是用來祭祀神靈的,人一開始不懂醉酒的原理,以為那種狀態就是通靈,可以產生幻覺,于是酒就成了奢侈的享受。

    “用糧食釀酒顯然還不夠對神靈的尊重,于是就有人想出了用人釀酒。取活人好吃好喝的喂養三個月,找最快的刀工師傅破開肚皮,據說只要刀子足夠快,內臟被剝離的時候都不會完全死去。用釀好的酒倒入腹腔,再縫合,找到足夠大的橡樹,這種樹很容易中空,把人放進去發酵。

    “據說想要取這種人酒的時候,只需要扎開一個孔,混合著血液的紅色液體就會溢出,跟超子那樣。而人在送入樹干之前還是活的,魂也就永遠被封進了樹里,這門邪術在遠古的祭祀中是出現過的,據說妲己便最愛喝這種酒!

    超子朝著地上吐了口唾沫罵道:“我去,真他娘的重口味,感情這是最早的橡木桶干紅嘛?”

    “你可以這樣理解,鮮血和酒是遠古祭司最隆重的兩樣液體,有人把它們混合在一起也是情有可原。剛才卓雄就是不小心中招了,這樹已經有了陰靈的特性,應該是有人故意放在這兒的!

    唐遠山說道:“祭祀?這里可只是一條鹽道而已,沒聽說有哪路神仙!

    查文斌暗自捏了捏袋中那枚紙錢道:“祭祀可不光對神仙,也有可能是惡魔,甚至就是一條路!

  鉛筆小說
  (www.lzizbt.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丨